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食品安全管制中私有标准出现的含义及对策  

2008-12-20 21:55:05|  分类: 食品安全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风田 胡文静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

 

除了政府制定的各种公共标准之外,在食品安全保障体系中,近年来国外兴起不少非政府部门制定的私有标准,这些标准主要由公司或者行业协会制定。本文对这些私有标准出现的成因,具体做法及对进出口的影响进行了总结分析,并提出我国未来可借鉴之处及政策含义。

 

一、问题的提出:私人标准与公共标准

从法律的角度根据标准制定人的不同将标准分为了以下2类:(1)政府标准(Public standard )或政府授权的标准化组织建立的标准,叫做“法律上的标准”(de jure standards)[2]; 私有标准(private standard),该标准一般是十几个或者几十个企业或者科研机构提起的。

从竞争的角度考虑, 一旦决定要建立标准,这只是在标准工作的万里长征中迈出了一步,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比如标准的生命力问题,也就是说标准一定得有市场,必须有市场为依托。

我国的食品安全标准体系比较落后而且存在大量漏洞,为食品安全监控带来一系列问题,降低了监管效率,导致我国国内食品安全事件接连爆发,同时使我国的农产品出口严重受阻。如何加快我国的食品安全标准体系建设,使其与国际接轨是我国目前面临的重大问题。

在食品安全监管中,食品标准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但过去比较偏重于食品安全的公共标准,即由国家统一制定的标准。而目前在国际上,尤其是一些跨国公司兴趣了一种私人标准。这种私人标准的出现是跨国公司追求产品差异化的一种手段,但却对整个食品安全的监管是一种有益的补充。本文对这种私人标准出现的原因,对公司的意义进行总结探讨。

随着我国市场经济改革的深化,在食品流通的多元渠道中,包括连锁超市在内的大型跨国公司这一新兴经营主体通过应用现代物流和信息技术,实行规范化管理,规模化经营,来取得食品经营的竞争优势,逐渐在食品市场流通体系中占主导地位。大型跨国公司通常在公共食品安全标准的基础上建立自己的更严格的食品安全标准以获取竞争优势。发展中国家的食品安全等级标准体系(G&S)[3]的创立和改革很大程度上是由大型公司推动的(Martyn F.L.Rademakers,2000)。大型跨国公司的迅速发展为提升和完善我国的食品安全标准体系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大型跨国公司食品安全标准的制定主要受“两种力”的影响:动力和能力。其中,动力指的是公司制定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的意愿;能力则包含两方面的意思,既要考虑公司制定标准的能力,又要关注公司执行标准的能力。如何通过协调两种力,以促进跨国公司建立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体系,是完善我国的食品安全标准体系,使其尽快与国际标准接轨的一个重要途径。

 

二、私人标准出现的成因

公司制定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的动力主要来自三方面的考虑:企业本身、供货方和消费者。采用一种新的食品安全标准是否会为企业带来更大的经济收益,或者从长期来看会提高公司的经营绩效?而考虑到供货商方面,制定一种新的更严格的食品安全标准会提高供货商的进入门槛,从而将供货商限定在一定范围内,在具体国情下公司能否适应这些变化?公司生产产品的最终目的是销售给消费者并获取公司赖以生存的资金。消费者对这些新标准的关注程度多大?他们是否愿意为此支付更高的价格?他们愿意支付多少额外的价格?这些都是公司在进行决策之前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1.        出于企业自身经营的考虑

企业经营的最终目的是获取最大经营利润。一个企业采用一种新的食品安全标准体系,主要出于三方面的考虑:产品差异化,信息交流和保持质量情况下降低成本(Thomas Reardon,Elizabeth Farina,2002)。在公共标准的基础上建立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体系,更严格的食品安全标准可以有效地实现产品差异化,获取竞争优势;更高的标准和认证可以加强企业和购买者之间的信息交流,降低交易成本;而且可以通过标准的建立促进研发,在保持质量的前提下降低生产成本。但是,从本质来看,这些考虑都是出于一点,就是使公司经营利润最大化,提高公司的经营绩效。

出于对经济收益和经营绩效的不同预期,企业的决策选择不同。其具体选择过程可以借助下面建立的组织框架进行分析。

表1.  企业制定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的决策选择

 

利于公司提高经营绩效

对公司经营绩效没有显著正面影响

净经济收益高

由经营绩效驱动,积极制定标准

不确定决策

净经济收益低

出于长远考虑,制定标准

        不制定标准

(1)   如果公司预期通过制定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可以获取更高的净经济收益,并且从长远来看,可以提高公司的经营绩效,那么企业会积极地制定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提高产品的食品安全水平。

(2)   如果公司预期通过制定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所增加的收益不能抵消所需的研发成本、执行成本,公司出于短期考虑不会制定自己的标准。但是,如果公司认为可以通过制定更高的标准提高公司未来的经营绩效,那么公司也会制定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

(3)   如果公司预期可以通过制定标准提高公司的净经济收益,但是对公司的经营绩效没有显著的正面影响,那么公司面临的就是一个不确定决策。公司可以为了提高近期的收益,而制定标准;但是如果决策者具有长远眼光,则不会投资于制定新的标准,可以转向投资于其他可以提高公司竞争力的方案。

(4)   如果公司对净经济收益和公司经营绩效的预期都不乐观,那么公司将不会制定新的食品安全标准。

2.        出于供货方的考虑

大型跨国企业通过制定自己的更严格的食品安全标准,提高了供货方产品入场的门槛,这些门槛加大了供货方的压力,导致供货渠道出现三种改革倾向:第一,脱离对传统批发市场的依赖;第二,产品将主要通过集中的销售中心(DCs)进行销售;第三,上面两种变革将伴随着从传统批发市场到特殊的、具体的批发市场的转变(Fernando Balsevich,Julio A.Berdegue,Luis Flores,Denise Mainvilie and Thomas reardon,2003)。

我国作为一个典型的发展中国家,供货方大多是中小生产者。中小生产者在满足大型跨国企业的标准要求时会遇到一系列问题。第一,满足这些较高的标准需要更大的生产和管理成本,小生产者往往负担不起。第二,我国的小生产者主要是家庭经营,规模小而且比较分散,运输成本对于供货方来说,似乎过高。第三,满足这些较高的标准,生产者面临着一系列风险,而小生产者的抗风险能力相对过弱。第四,中小生产者的受教育水平比较低,在一些技术性问题的解决上存在困难,另外在谈判中,由于其知识水平和商业实力的原因,导致在谈判中往往出于不利地位,积极性受损。而我国又缺乏可以作为集中销售中心的供货商,这就使得跨国企业在设定标准之前,必须考虑到标准设定后商品的获取渠道问题。

3           出于消费者的考虑

公司生产产品的最终目的是销售给消费者并获取公司赖以生存的资金。消费者对这些新标准的关注程度多大?他们是否愿意为此支付更高的价格?他们愿意支付多少额外的价格?这是企业在制定标准决策之前需要调查清楚的问题。

Gregory A.Baker使用联合分析方法(conjoint analysis)对新鲜的红苹果案例进行了研究。在全国随机抽取1,850人,给每人邮寄一份问卷,内附1美元的报酬和回寄所需的邮票。问卷对消费者对于包括食品的安全特征在内的产品特征(包括价格、由虫害代表的质量特征、杀虫剂的使用/患癌的风险和政府的疏忽)的偏好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消费者最关注食品的安全性,即杀虫剂的使用和患癌的风险,并愿意为其支付额外的费用(1998)。

但是,中国的消费者和发达国家的消费者又有所不同。中国的消费者中三分之二以上是农民,消费者的总体受教育水平比较低,对食品的安全性的关注程度相对低得多。他们的支付意愿和愿意额外支付的额度需要大打折扣。在中国这种实际情况下,推出一种新的食品安全标准是否有利可图,是企业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三、不同层次公司对私人标准的反映

公司的“能力”即包括公司制定标准的能力,又包括公司执行标准的能力。

1.        公司制定标准的能力

公司制定标准的能力受到公司的规模的影响,表2描述了不同规模、不同经济实力的公司的战略反应(Thomas Reardon,Jean-Marie Codron ,Lawrence Busch, James Bingen and Craig Harris,2001)。

 

表2.  不同经营规模的公司的战略反应

 

公司类型

公司的战略反应

 

大型(跨国)公司

建立自己的G&S体系,通过产品差异化战略,保持并获取市场份额

 

 

国内中等规模公司

寻求和出口对象(发达国家)一致的等级标准,以帮助他们建立市场份额,并通过认证体系使国外购买者了解产品的生产信息

 

 

小型公司

为其市场和产品寻求作为公共物品的等级标准体系。

小生产者往往由于不能满足标准和认证体系的要求,而被排除在市场之外,同时,由于缺少正式的G&S,其交易成本相对高的多,同时其市场规模和利润也受到限制

 

 

公司制定标准,不仅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需要高的技术支持,这些方面缺一不可。一般规模的公司即使在财力上能够满足要求,在员工素质、技术水平等方面也往往受到限制,不能制定出科学的标准。只有大型公司才能够拥有雄厚的资金、人力、技术来制定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

我国能够进入大型跨国公司的人员一般都是各个行业的佼佼者,在人力和技术上不存在问题,而这些大型的跨国公司在资金上又拥有足够的经济实力,这些为大型跨国公司制定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提供了前提条件,使其有足够的能力制定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

2.        公司执行标准的能力

公司拥有制定标准的能力是远远不够的。公司制定标准的最终目的是执行这些标准以提高公司产品的安全性,实现产品差异化,获取竞争优势,所以公司还需要具有执行标准的能力。

公司执行标准的能力主要受到公司购买力的影响。在两种情况下公司的执行能力会比较强:第一,如果公司的规模巨大,而且在全国进行经营,其投入品的来源比较广,那么公司的执行能力就会比较强;第二,如果只是中等或小规模的公司,但是它在一个较小的环境中进行竞争,而且对供货商的筛选比较严格,那么它的执行能力也可以很强(Thomas Reardon,Elizabeth Farina,2002)。显然,我们所讨论的大型跨国公司属于第一种情况。

由以上对大型跨国公司的“能力”的分析可见,大型跨国公司制定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在能力上不存在问题,我们需要做的只是调动其积极性,发掘“动力”。

 

四、运用标准改善超市食品安全状况的几点建议

1.超市建立私人标准是对生鲜产品安全管理的关键环节。

私人标准往往高于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私人标准提高了市场准入标准,因此大型连锁超市应建立快速检测实验室,检测果蔬类产品的农药残留量是否超标,畜禽类产品的细菌量是否超标。连锁超市的配送中心一般都有较完善的检测手段和检测程序,而门店检测力量相对薄弱,所以有的供应商对向配送中心送货和向门店直接送货区别对待,一般向配送中心送货都能符合超市的质量要求,而向门店送货的质量标准相对降低。而直送商品恰恰是卫生要求比较高的日配食品。

  加强对加盟店自采食品、超市联营、招商部分及供应商向门店直送食品的安全控制,加大食品品质控制中的管理执行力度。将食品安全理念作为企业经营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将其经营“内化”到企业利益追求中,融合到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动力机制中,通过有效整合ISO9000和HACCP标准,创建了超市食品安全质量整合型管理体系,大大提升了自身管理水平,促进了“苏果”品牌的形成和壮大.

     2.加强超市自制食品的安全管理,自制食品的安全管理主要抓原材料控制、温度链控制、防交叉污染控制和保质期的控制。

加强超市食品保质期的控制。超市食品保质期的控制主要从收货、食品储存、商品陈列等环节强化管理,但建立食品的电子信息档案更为重要。

     3.建立健全食品安全长效机制。

从商品采购、配送、销售及售后服务的整个业务流程及业务流程的各个环节,进一步完善流程设计和管理制度设计,加强全过程的食品安全管理和食品质量控制。超市的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至少应包括食品采购制度、进货检查验收、购销台账制度、不合格食品退市、追回、销毁制度,发生消费安全事故的消费预警制度及食品安全管理责任制等制度。同时,积极探索与生产基地、养殖基地、定点屠宰厂挂钩的协议准入制度,从源头上保证食品安全。

五、结论与建议

 

大型跨国公司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的制定会带动国家食品安全体系的改革和完善。跨国公司自己的食品安全体系的制定主要受到其“动力”和“能力”两方面的影响。由以上的分析可知,大型跨国公司的执行标准的能力方面不存在问题,需要解决的只是最大化“动力”的问题。

大型跨国公司制定自己的食品安全标准体系的“动力”主要受到对公司净收益、公司经营绩效的预期,对消费者反映的预期,对供货商反应的预期的影响。如何解决我国现存的影响这些方面的问题,最大调动公司的“动力”是我国政府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而在政府管制范围内的只有供货方和消费者,企业自身经营的改进是企业需要面临的问题,政府无法参与。

 

 

参考文献:

 

1.      胡定寰,超市的迅速发展对中国奶业的影响,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研究所研究简报,2004年第2期

2.      胡定寰 俞海峰,中国连锁超市生鲜农产品经营研究,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研究所研究简报,2003年第9期

3.      阚学贵 张志强,我国食品卫生法规标准与国际有关法典标准对比,中国卫生部

4.      中国食品行业研究报告,2003年版

5.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1998.Consumer Price Indexes.Most Requested Series,http://146.142.4.24/cgi-bin/surveymost?ap,Accessed:July 16.

6.      Caswell,J.A.,Bredahl,M.E.,&Hooker,N.H.(1998). “How quality management metasystems are affecting the food industry”,Review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20(2),547-557.

7.      David Boselie, Spencer Henson,and Dave Weatherspoon, “Supermarket Procurement Practice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Redefining the Roles of the Public and Private Sectors”,Amer.J.Agr.Econ.85(Number 5,2003):1155-1161.

8.      Farian,E.M.Q.,and P.Furquim de Azevedo.1997. “Moinho Pacifico :Ajustamentos e Desafios do Livre-Mercado.”In E.Farina,eds.,Estudos de Caso em Agribusiness(pp.25-41).Sao Paulo: Biblioteca Pioneira de Administracao e negocios.

9.      Farina,E.M.M.Q.,&Reardon,T.(2000), “Agrifod grades and standards in the extended MERCOSUR: Conditioners and effects in the agrifood system”,Ame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82(5),1170-1176.

10.   Fernando Balsevich,Julio A.Berdegue,Luis Flores,Denise Mainvilie and Thomas reardon, “Supermarket and Produce Quality and Safety Standard in Latin America”, Amer.J.Agr.Econ.85(Number 5,2003):1147-1154.

11.   Gregory A.Baker, “Strategic Implications of Consumer Food Safety Preferences”, International Food and Agribusiness Management Review,1(4):451-463.

12.   Joyce Cacho, “The supermarket “market”phenomenon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implications for smallholder farmers and investment”,Amer.J.Agr.Econ.85(Number5,2003):1162-1163.

13.   Reardon,T.,and J.A.Berdegue. “The Rapid Rise of Supermarkets in Latin America: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for Development.”Development Policy Review 20(2002):317-34.

14.   Reardon,T.,Codron,J.M.,Busch,L.,Bingen,J.,& Harris ,C.(1999). “Global change in agrifood grades and standards:Agribusiness strategic response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International Food and Agribusiness Management Review,2(3).

15.   Rugman,A.M.,&Verbeke,A.(1998a),“Corporate strategy and international environmentalpolicy”,JournalofInternationalBusinessStudies,29(4),819-834

16.   Rugman,A.M.,&Verbeke,A.(1998b),“Corporate strategy and international environmentalpolicy”,JournalofInternationalBusinessStudies,2(4),819-834

17.   Spencer Henson and Neal H.Hooker, “Private sector management of food safety :public regulation and the role of private controls”, International Food and Agribusiness Management Review,4(2001)7-17.

18.   Thomas Reardon,Jean-Marie Codron , Lawrence Busch,James Bingen and Craig Harris, “Global Change in Agrifood Grades and Standards:Agribusiness Strategic Responses in Development Countries”,International Food and Agribusiness Management Review,2(3/4):421-435.

19.   Thomas Reardon and Elizabeth Farina, “The rise of private food quality and safety standards:illustrationa from Brazil”, International Food and Agribusiness Management Review,4(2002)413-421.

20.   Zylberstajn,D.,and M.F.Neves.1997. “Illycaffe:Coordenacao em Busca de Qualidade.”In E.Farina,ed., Estudos de Caso em Agribusiness. Sao Paulo: Biblioteca Pioneira de Administracao e negocios.



[1] 本部分由胡文静、郑风田编译

[2] de jure是拉丁语,意思是:“根据法律的、根据权利的”。

[3] G&S包括一系列技术规范、条款、定义和分类以及标注原则。他们包括由权力机构颁布的测量标准和一系列在产品质量特征基础上的分类体系(Jones and Hill)。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