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转:水利设施年久失修 种粮挣钱少一些农民不愿浇田  

2009-02-20 23:54:40|  分类: 简历与媒体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商网-华商报

调查:陕西部分地区水利设施年久失修亟待解决

  蒲城县坡头乡土地因干旱裂开了口子 本报记者 苗波 摄影

记者调查

近日,本报记者深入关中地区的渭南、西安等地农村的田间地头进行了实地了解,在各地抓紧灌溉,抗旱救灾的同时,一些地方也暴露出水利设施年久失修的问题。

“庄稼旱成这样我们心里难受啊!”

2月3日,采访车沿渭南市区朝蒲城、合阳、富平方向一路行驶,道路两旁的麦田不断朝远处延伸,一望无际。但是,一种让人心忧的颜色——黄色,也进入了记者的视线。“麦苗还没来得及分叉就枯黄了。”蒲城县翔村镇翔村二组61岁的农民于现山蹲下身子,拔出一棵麦苗,在指间轻轻一搓,干枯的叶子就像烟叶一样成了干黄的丝状。翔村二组有100多亩粮油地,在极度缺水的农田里,油菜已近乎枯死,许多小麦也面临着死亡的危险。“庄稼旱成这样,我们心里难受啊!”于现山说。

农民介绍,从去年12月中下旬开始,土壤变得异常干燥,麦苗的叶子也越来越干,越来越细,像线绳一样拧在一起,冬春之交时已开始枯黄……农民们一天天在盼雨,不太耐旱的油菜过早枯黄,成了不祥之兆。“太可怕了,怎么也没想到,今年干旱居然这么严重……”在田间地头,农民们聚在一起,议论最多的就是这场意想不到的干旱。

水利设施年久失修干旱面前后悔莫及

蒲城县翔村镇翔村二组距洛河40多公里,以前,从洛河引了一条明渠浇地,但洛河的水质中含氟高,庄稼被浇后像发了什么病。这些年雨水较好,渐渐地,这条明渠也就几乎废弃了。2月4日上午,记者沿引洛水的土渠查看,由于多年未曾使用,渠道两旁有很多鼠洞,渠道内堆着秸秆、杂草,渠道已经不再畅通。

建国后,全国大兴水利,我省修建了许多水利设施。从宝鸡冯家山水库引水,经杨凌流入武功县的渭高干渠,如今却是另一番景象。2月5日,刚放过水的渠道湿漉漉的,但高干渠沿线南边地势较低的南仁乡赵家黄村、胡村、刘村等几个村子,麦田里却很少见到农民浇灌。一位村民说:“从与杨凌交界处的段家湾抽水站到南仁乡赵家黄村抽水站的6公里间,渭高干渠南侧共有11处闸门,以前,这些闸门开启后,整个渠南粮田全部都能灌溉,可现在不行了。”

沿着排水闸门下行,只见以前修建的渠道断断续续,时有时无,有些已被新建的庄基占去,成段成段的渠道也因多年失修和无人管护,被损毁或填平。村民们说,这些水渠变成今天这副模样后,最具灌溉优势的水浇田也无法引水入田。“上世纪70年代,村里还在渭高干渠北边农田里打起了机井,方圆绵延不断的农田有了灌溉的‘双保险’,真是地肥水美。”赵家黄村三组村民黄景敏说,这些年风调雨顺,很少启用这些水利设施,有些村组机井上的水泵和变压器都被偷了,而有些井打好后至今都没安装水泵……

干旱袭来,住在渭高干渠附近的村民们眼看着水流不进农田,心里也堵得慌。“以前的‘双保险’现在成了没保险,”村民说,千辛万苦修成的黄村抽水站也已因破坏和失修而废弃了,抽水泵的渠道已严重毁损。

采访中,像赵家黄村这样因为水利设施没法充分利用的现象在临潼、蓝田等农村都有发生。

水利设施在吃老本“最后一公里”亟待解决

昨日,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导郑风田说:“我国近年来农田水利投入一直走入了一个误区,国家投资片面地只停留在大江大河的治理,而对农民真正影响最大,也最起作用的‘最后一公里’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有效解决,一些农村一直靠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修建的农田水利设施吃老本。”

几年前重庆发生旱灾,郑风田对重庆数个村庄调研发现,许多村庄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规模修建的农田水利设施早已废掉了。这些水利设施就像战士的枪,平时不管不问,都锈掉烂掉了,等到真需要拿枪来战斗时发现这个枪其实早已不能用了。郑风田分析说,种粮效益低,即使有点钱也不愿意投到农田水利设施的维修上,一些农民干脆就靠天,能收多少是多少。

种粮挣钱少一些农民不愿引水浇田

“即使水渠还能启用,很少会有哪位村民想引水灌田。”于现山说,要浇一回地光往渠里渗水就得渗半天。“花了100元买水还没到地里就全渗进了渠里。”

于现山算了一笔账:由于地处旱塬,每亩小麦每年只能收400多斤,每斤按8毛钱算,一年的收入约320元。“这些还仅是毛收入,要是除去每亩30元的犁地费,10元的播种费,100元的化肥开销,20元的种子费以及50元的收割费。这样下来,辛苦一年就只能赚100元。而这笔账里还没算人工费、农药等花费。”

调查中记者发现,由于这一带多年来风调雨顺,许多村民家里已不再过多地存粮。于现山说,他家有9亩地,去年只种了3亩小麦,其余的全都种植了棉花。“种一亩小麦才值百数元,而棉花是经济作物,前年价格好时一亩能卖到1500元以上。现在,农民种农作物大都是为了解决口粮。”

武功县内的5个村5000余村民挑水吃

干旱不仅考验着粮田,也危及人畜饮水安全。去年冬天起,距武功县城约3公里的南仁乡胡家村等5个村子的农民家里,井水相继干枯,5000余群众生活饮水受到严重威胁。

在乡村小路上,挑着担子、拉着水桶到几里以外取水的村民络绎不绝。村民们说,从去年下半年起,井水越来越少,村民黄俊奇眼看着水位越来越低,就请人把井再打深,但用了才一个月,水又干了。打井队的人说,打到40米深才会见水。水越少,村民家里的井就打得越深,现在已从40米打到了60多米。“现在,58米深度以下才有水。”村民说自干旱以来,仅胡家村里已打了42眼井。“请打井队的人多得都排起了队,打井费也从以前的几百元涨到了3000多元”。

目前,干旱造成河流来水锐减,去年11月至今,渭河、泾河、北洛河、汉江、嘉陵江、丹江等主要江河均严重偏少3-8成。泾惠渠西郊水库自去年11月已无水可抽,桃曲坡水库有效蓄水量不足800万立方米,只能保证城市供水,水源形势非常严峻……

本版稿件由本报记者 刘俊锋 周艳涛采写

专家观点

及时灌溉小麦减产不大

国家小麦改良中心杨凌分中心主任、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博导张改生,是我国著名的小麦育种专家。昨日,他介绍说,我省种植的小麦品种多种多样,其中水浇地和旱肥地以“小偃22号”为主,大约占了全省小麦面积的一半以上,是我省小麦主栽品种。

而我省的旱塬上,种植的小麦品种多以山西研发的“晋麦47号”为主,这种小麦的特点是利用水分能力强,耐旱的能力强,但亩产相对较低,一般在五六百斤。对于今年的干旱天气,无论是“小偃22号”,还是“晋麦47号”都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张改生教授说:“春季是小麦的分蘖阶段,是小麦生长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时节,若分叶少,将严重影响小麦收成。”所谓“分蘖”,就是小麦播种后,在其分蘖节又发育出的新的生长点,对每亩小麦的成穗率将起到重要作用,直接影响到小麦的亩产量。

张改生教授说,春季是小麦生长发育的旺盛时期,这时小麦要经历营养生长与生殖生长同时发育的阶段,也是调节小麦群体合理发展、增加穗数和粒数的关键时期。小麦的亩产量一般由每亩地的穗数、每穗的穗粒数、千粒重来决定,而如今的干旱,严重影响到了小麦的分蘖数叶和长次生根的生长,最终会影响到小麦的成穗率,也会影响穗粒数的增加。现在干旱的麦田如果及时灌溉,小麦产量不会受太大影响。

麦田保墒 专家出招

对于目前农田如何保墒,将小麦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张改生教授根据不同类型的土地提出了不同的保墒措施。

对于水浇地的小麦,张改生教授说,应抓紧一切条件进行灌溉。对冬前已经浇过越冬水的田块,目前生长良好的麦田苗,可以暂不浇水,根据天气情况和具体田块再决定是否需要二次灌水,但这时候一定要及时采取中耕,可以采取锄地、耙地等措施进行保墒,尽早避免地表面出现板结。没有进行冬灌的应该及时灌溉,不能再拖,待土壤分墒后亦要及时进行麦田中耕、耙地,以便松土保墒,增强抗逆性,促苗早发,促弱转壮。如果及时灌溉,水浇地小麦的收成将不会有太大影响。

张改生教授说,对于旱塬上的麦田,因为没有灌溉条件,应以碾压的形式,将松软的土地磨压,以夯实土壤增强地下的“毛细管”作用,往地表尽量提渗一些水汽,可以起到缓解旱情的微薄作用。

种粮越多补贴应该越多

昨日,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导郑风田说,目前,包括陕西在内,我国正面临着“新工农剪刀差”现象,严重挫伤了农民种粮积极性。

这新的“剪刀差”是:粮食的价格上涨速度一直赶不上农资价格上涨的速度、种粮的效益比打工的效益差许多,种粮的收入与种植经济作物的收入也愈拉愈大等等。

郑风田建议,国家应该改变目前低成本的粮食安全战略,让种粮的农民切实得到收益。未来的政策应该把补贴的钱直接打到农民的小本本上,国家应该给种粮农民足够的补贴,直接按上交粮食的多少来进行补贴,多交多得,少交少得,不交者不得。再也不能让种粮大户、产粮大县一直都是贫穷大县的现象延续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