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郑风田等:让矿主下井防矿难?  

2009-02-25 01:14:31|  分类: 社会问题治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风田 赵淑芳 中国人民大学

山西2·22屯兰煤矿瓦斯爆炸事故之后,大家很是痛心。如何根治矿难,一些网友出了不少好点子:人民网总结的一些观点挺有意思:建议矿主下井防矿难。“矿下每班必须有矿主、当地的安全监管官员亲自跟班,负责安全监督。这些人员如跟班,矿难发生率肯定降下来!拿矿工的命当自己的命,安全生产能不搞好吗?”,“ 我是1993年北京煤校毕业,那时候煤矿矿长每个月就是我看见的也要下五六次的井,现在倒好,工资拿得多,一年不用说下井,在矿上连面都见不着,不出事才是怪事。”

 

我觉得这些网友建言极好。实际上看一看其他国家的治矿难经验,的确加强矿主的安全责任意识太重要了。让这些矿主天天在井下呆着,估计他一定会重视安全投入了。

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我们认为我国的矿难治理应该在以下几个方面加强:煤矿管理者的安全意识与责任;加强工会的力量监督;加强对矿工与管理者的培训力度等等。

 

中国的煤矿企业在安全记录方面也存在差异。不论是国有煤矿还是乡镇小煤矿,都是既有安全记录好的,也有安全记录差的。要想使安全的煤矿更加安全,不安全的煤矿变得安全,需要以煤矿企业为核心采取相关措施,实现煤矿企业自觉、主动地改善不良的安全记录或者维持良好的安全状况。结合我国具体情况,我国未来矿难治理中在微观层面应该重点加强以下几个方面的建设:

 

强化煤矿管理者的安全意识和安全责任

矿主安全意识对矿难安全的事故率有直接影响。我国已有的经验与美国类似。例如,山东省在矿难治理中重点加强矿主的安全责任制,各级政府对煤矿企业负责人突出了安全生产的行政和经济责任的双向考核,强化其安全意识和安全责任,比较有效地降低了矿难事故的发生,安全事故死亡人数和百万吨死亡率已连续3年大幅度下降,去年百万吨死亡率0.35,同比下降0.32,从而有效地抑制矿难事故的发生[1]

矿难治理中应该加强煤矿企业的高层领导和管理者安全责任意识教育。因为,市场自发产生和政府强力施加的各种外部激励虽然能够促使企业努力改善安全状况,但它们代替不了内部动机的激励作用。煤矿企业管理层的安全意识和责任感是一种内在的根本激励,而中国目前之所以矿难频发,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缺乏这种内部动机。因此,提高煤矿企业经营者和管理者的安全意识和安全责任是抑制煤矿安全事故的一个关键点。例如,应该多方面来培养和强化煤矿企业经营者和管理者的安全意识和安全责任,比如:

 

通过领导者的价值观念强化安全责任意识,使其内化。

强化煤矿企业管理者的安全责任意识可以通过政府和行业协会两个渠道完成。对于政府来说,一方面,要在整个社会提倡生命无价、重视生命的价值观;另一方面,要大力提倡良好的安全管理,在整个煤矿行业推行安全教育,提高从业人员的安全意识。行业协会应当发挥应有的作用,鼓励领导人反复强调安全生产的重要性,使煤矿企业的经营管理者们在观念上认可挽救生命、减少伤害是符合社会价值观的行为,使他们认识到,同尽量以最低成本获得最大产出的经济原则一样,安全也是他们应当持有的一种重要价值观。

 

公布煤矿企业的事故率和伤亡率排名。

公布煤矿企业工伤率排名也能够激励起煤矿管理者的内在安全动机。可以定期、分类地向社会公布各类煤矿的事故率、工伤率和死亡率,并予以排名,从而形成一种软约束机制:对于工伤率居高不下的煤矿企业,不但企业的声誉会受到损害,管理者自身的管理和领导能力也会受到业界和公众的质疑和批评。如此一来,企业及其管理者在业界尴尬的地位和受损的名誉将促使他们为提高自己的声誉而重视安全,强化安全责任,进行安全规划,从而改善安全记录。

为了弥补软约束机制的不足之处,也可以通过制裁形成刚性约束。要求各类煤矿企业的管理者要承担首要的安全责任,对于安全记录差的煤矿企业管理人,要对其实施相应的惩罚和制裁,从而对煤矿管理者形成一个多方约束机制,不断强化安全责任意识,并最终实现安全价值观的内化。

 

帮助煤矿管理者树立生产和安全并不冲突的观念。

煤矿业的管理者们普遍认为,安全水平和生产率是负相关的关系,向安全投入的时间和资源越多,生产占用的时间和资源就越少,生产率就会越低。而美国国家科学院的研究显示,越安全的煤矿,其生产率越高。分散的、单一的安全措施可能确实不利于生产,但是综合性的安全保障措施却是有利于提高生产率的。如果管理人重视矿井安全,采取多种措施改善矿井工作环境和安全状况,就是向矿工发出“我关心你们的福利”的信号,从而能够激励矿工向企业贡献自己的技能和精力,进一步提高生产率[2]

为了鼓励煤矿企业管理者充分考虑矿井和矿工安全,做到兼顾生产和安全双重目标,可以考虑建立规范的煤矿管理者业绩和报酬的双指标(生产+安全)考核制度,不仅考虑生产效率和效益,同时还要把煤矿的安全状况纳入管理人的绩效评价过程。对于维持良好安全记录的企业,要给予管理者安全奖励,充分调动起管理者制定并实施煤矿安全规划和安全标准的积极性。

对于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来说,追求生产率和经营效益最大化是根本目的。煤矿企业要在追求经济利益的同时保持较高的安全水平,制定出科学、缜密、周到的煤矿安全规划就显得十分重要。政府应当组建或者鼓励私人成立与监察和执法无关,致力于帮助企业规划安全的咨询机构,协助煤矿企业制定科学有效的安全规划和培训项目。

 

通过安全退税政策激励煤矿企业积极承担安全责任。

上文已经提到,煤矿企业毕竟是市场竞争的主体,逐利原是本能,而现在要引导它们主动承担安全责任,单靠关注个体生命健康的价值观念驱使可能还缺乏足够的动力,至少就中国目前的状况而言可能有一定难度。如果有一个利益激励机制予以推动,效果可能更好。因此,本文建议建立安全退税政策,对于达到安全投入标准、拥有良好安全记录的企业,给予退税优惠,形成推动煤矿经营者和管理者积极承担安全责任,投资改善安全条件的税收激励,最终达到改善煤矿企业安全状况的目的。关于安全退税政策的具体操作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充分发挥工会组织的作用,强化工人和管理者之间的合作

中国煤矿安全事故频发的原因有很多,安全投入不足、技术设备落后、劳动力素质低自然是不能忽视的因素,对煤矿安全监管不力、执法不严也确实是重要原因,国有煤矿领导或私人矿主千方百计追求利益最大化而置矿工生命于不顾更是与矿难有着直接关联,但在众多分析中被忽视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工会的缺席和矿工声音的缺失。目前已有部分专家认为应该加强我国工会组织的力量来治理矿难(雷颐,2005

目前我国工会中工人的力量还很弱,并没有真正起到代表矿工利益、维护矿工利益的职能,往往形同虚设[3] 绝大多数私营小煤矿都没有工会组织,而矿工则是来自各地的接受过很少教育甚至没有受过教育的农民,其分散性决定了他们的弱势地位,根本无法就安全、待遇等问题与矿主谈判。合作的劳资关系有利于煤矿的安全生产。而要加强矿工和管理层的合作,改善双方的关系,首先要确保双方在平等的地位上进行对话。

为了消除个体矿工的弱势,使他们获取与煤矿企业平等对话的地位,应充分发挥工会组织的作用。现行工会制度的缺陷和工会职能的缺失要求必须改革现有的工会制度,使工会不再从属于企业,真正成为维护工人权益的组织。对于尚未建立工会组织的煤矿企业,应鼓励并监督企业允许和帮助矿工建立工会组织。

但是,仅仅建立起工会组织还不够。如果工会的建立只是为了形成强大的力量与资方对抗,并不能有效地预防安全事故。劳资双方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以及充分有效的沟通才是改善安全状况的关键。工会一方面要维护矿工的权益,另一方面也要主动从矿工中间收集矿井安全信息以及改善安全的建议,及时传达给煤矿企业管理层,帮助管理者有效地控制矿井隐患,改善安全记录。同时,煤矿企业管理者应该鼓励工会和矿工积极参与到制定安全规划和措施的过程中来,共同商议安全问题,激发工人的新想法和合作精神,从而加强双方的对话和沟通,增强相互之间的信任感,推动劳工和管理者之间的合作。

工会在制止各地存在的隐报、漏报矿难事故事也可发挥积极的作用。

 

强化对管理者和矿工的培训,加大对煤矿职业教育的支持力度。

煤矿企业员工的素质高低对于其安全记录的好坏有很大影响,因此,特别强调对煤矿从业人员的教育培训对于改善安全状况是相当必要的。

高素质的煤矿从业人员是促进煤矿安全的重要因素。英国要求矿工至少具有高中文化程度[4],美国虽没有类似的强制规定,但其大部分矿工也都具有高中级以上学历[5]。以中国的现实情况,不可能对从业矿工的受教育程度做出最低标准限制。但是,如果各煤矿企业能够实实在在地对矿工进行岗前、岗中、岗位轮换等各类培训,仍可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矿工素质和安全意识、安全技能,对于降低事故率是大有好处的。目前,我国对矿工培训没有强制性规定,应该考虑制定煤矿从业人员最低培训标准。政府可以通过立法,确定煤矿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的教育和考核标准,并制定良好的煤矿从业人员(包括管理者和矿工)培训制度。

90年代之前,中国的煤炭职业教育曾经一度兴盛。90年代以后,随着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的转型,大多数国有煤矿开始由于国家补贴的消失和竞争的加剧而出现严重亏损,国有煤矿从业人员的相对收入下降[6],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不愿进入煤炭采掘行业,煤炭采掘的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也随之衰落。高素质煤矿技术和管理人才的极端欠缺要求中国必须加强煤炭安全生产学科建设,积极发展安全生产普通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培养和造就更多的煤矿安全生产技术和管理人才,提高整个煤矿产业的从业者素质。

(郑风田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赵淑芳是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

 



[1] 《经济日报》:山东煤矿安全生产创全国最高水平,2005/03/21

[2] 参见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Toward Safer Underground Coal Mines. Washington, DC: NAS, 1982

[3] 例如,对200411月大型国有煤矿企业陕西铜川陈家山煤矿的矿难事故调查显示,在事故发生前,矿工们就已经发现了事故隐患并向管理者做了报告,而矿长在明知工作面着火和瓦斯浓度严重超标的情况下,强行命令矿工下井作业,最终酿成大祸。在整个过程中,工会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这足以说明工会形同虚设。这不仅是陈家山煤矿的情况,而是相当普遍的问题。

[4] 参见Toward safer underground coal mines, National Academy Press, 1982.

[5] 1986年美国矿业局和全国煤炭协会的调查显示,具有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矿工占77%。参见王显政,《美国煤矿安全监察体系》,煤炭工业出版社,2001年,P35

[6] 参见王绍光,“煤矿安全生产监管:中国的治理模式的转变”,《比较》第十三辑,2004年,P96

  评论这张
 
阅读(89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