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郑风田:两个日本的启示(二)  

2009-02-28 09:00:01|  分类: 产业发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效、先进”的日本又是靠什么得来的?

学术界虽然对“高效的日本”给予了无穷的笔墨,但波特认为这些基本的结论都是错误的。

自从80年代开始,由于日本创造的奇迹,大量的学者开始对日本经济的增长进行各种各样的解释,主流的观点主要有以下两种:其一是认为正是宏观上的政府一系列政策才导致日本经济的成功;而另一种观点认为日本的成功得益于公司层面的各种管理技能的提高。很遗憾的是,这两种观点都被人们不加选择地接受,也有不少学者惊呼日本人创造了一种新的超级资本主义形式,这种模式需要较多的政府控制干预。

事实上人们的共识却是错误的。这种错误又是如何发生的呢?日本一个相对较小的产业带来的稳健增长和巨大成功纷纷吸引许多人进行研究,于是许多观察者开始对就此情况进行总结分析,描述它如何发生,然后得出一般的结论,并且武断地认为这些产业的成功也就是日本整个国家经济的成功的原因。同样的产业半导体-机械工具,钢铁被人们分析来分析去。还有些人由于惊奇于当时日本经济的奇迹,他们一开始把兴趣放在日本政府和外国政府之间对待经济的态度上,于是乎很自然地得出日本政府的经济政策和其他国家政府的政策特别不一样,他们就此认为正是由于这种政策态度的差异才导致日本经济的增长,最可笑的是,这些观点被西方和其他一些国家的学者引用来引用去,影响深远。

事实和这些观点恰恰相反,人们曾给予诸多赞美的政府干预政策模式实际上是错误的。这些政策的执行后果,并不是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推动日本走向成功,它却是日本许多失败产业的罪魁祸首。虽然这种模式也有一定的优点,而其致命之处却是极其不完备和危险的。

波特的研究结论认为政府干预在成功的产业中起的作用很小。在这些成功的产业中,政府干预很少,卡特尔联盟比较少,共同研发也比较少。而在失败类的产业中,政府干预却很盛行,有无数的卡特尔以及广泛的合作和对竞争的肆意的干预。总之,日本政府干预模式只能是失败的原因,而不是像过去的研究者们所认为的那样是成功的结果。正是失败,激起强烈的不要求政府进行干预。波特的样本包括了许多日本经济中的产业,包括消费类(制衣和清洁剂),高级制造业(民用航空和化学业),服务业(金融服务和计算机软件),快餐(巧克力)。选择这些产业可以加强对日本某些特别部门的认知。巧克力是日本没有竞争力的产业,而日本的大豆酱和方便面在全球却很成功。相似地,清洁剂产业的案例则揭示了消费类产品的共同问题,在这些产业中日本鲜有成功的。

日本政府干预的实例可以在以下产业中得到反映:家用缝纫机(50年代),钢铁(60年代),造船业(70年代),半导体(80年代。这些产业被过去的研究者们经常引用,用以说明日本为什么政府干预是成功的。但是,更广泛的样本研究揭示,这些产业样本并不具备代表性。事实上是,日本在国际上最具竞争力的产业却是在政府基本上不干预的产业取得的。60年代的摩托业,70年代的音响设备,80年代的汽车,90年代的游戏业等。通过对这类产业和其他十几个成功的产业进行研究分析,从机器人、缝纫机,传真机,家用空调到碳纤维和大豆酱。在这些产业,几乎没有政府的干预。既没有政府补贴也没有竞争过程的干预。一个例外的情况是缝纫机器业,在二战后为了满足家庭需要曾被日本政府重点扶持过。但是一个很意外的结果却是日本政府重点支持的家用缝纫业基本上没有国际竞争力,而在国际市场上风行的却是其工业用缝纫机器。这种机器政府给予的扶持很少。

许多日本的失败性产业还可以追溯到分割的、低效的和过时的国内产业部门,比如零售业、批发和后勤、金融服务、医疗、运输、通讯、住房和农业。实际上,日本政府的产业振兴计划导致了两个日本的产生:一个是有着高生产率的出口类产业,另外一个是国内部分,后者是效率低下但又被大量的管制所包围,导致成本居上不下,阻碍竞争。

不仅仅是日本,韩国的产业振兴政策也走到了穷途末路

为了推进工业化,韩国政府也紧跟随日本,打起了政府制订产业振兴政策和干预经济的大旗。从1960年起就采取了重点发展大企业的产业振兴政策。70年代重化工业化时期,更是优先扶植大企业,以追求规模经济效益。韩国的经济增长也曾经让世人赞叹。然后,过不了多久,这些在政府大力的父爱关怀下产生的怪胎却一个个在耗尽的国家的财富之后,轰然倒塌。那个创造了韩国经济神话的大宇的总裁现在还正在被他的国家在全世界进行通揖。

韩国注重通过发展大企业集团来推动本国经济发展,但政策过度倾斜。由于过度强调企业资本的低成本扩大,容忍企业在政府的保护下盲目举债,负债率高达500%甚至3000%-4000%的畸形水平,结果给韩国带来灾难。

 各大企业集团往往采取寻租和拉拢政府官员等手段维护和扩大自身利益。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和腐败的盛行严重侵蚀经济发展的社会基础。

政府对产业发展的强制性干预,影响了韩市场机制的正常运作,造成资源配置严重失调,而以政府支持为后盾的企业盲目偏离市场运营的正常范畴,不顾经营效益好坏片面追求规模扩展,形成高投入低效益的局面,从而导致债台高筑以及为企业发展配套的技术、人才等的严重脱节,产业发展逐渐丧失后劲,经受全球经济动荡的整体抵抗力随之下降。

   产业政策要符合实际,发挥本国资源比较优势。 但韩国国家的产业政策一般都有好高骛远、不顾国内经济发展水平、资源优势和国内外市场容量,盲目追求资本密集、技术密集的产业发展,投资过度集中于某些支柱工业,如汽车、电子、化工等,过度发展出口产业,造成严重的产业结构失调和大规模的供给过剩。 

我国的产业振兴政策也值得反思

产业振兴政策在我国更是效果低下,比如创造我国三分天下经济格局的乡镇企业显然不是产业振兴政策的产物;而近年屡创佳绩的“浙江现象”显然也不是国家有意保护和扶持的结果。而那些曾经得到国家大力政策倾斜扶持的产业,诸如电讯、钢铁、铁路、汽车等行业却有点却像扶不起来的阿斗,一直在耗费国家的资源。过分的父爱主义,使这些产业一直无法走出国门。

    该如何做才能刺激产业的健康成长,波特教授所开的药方

政府的最大作用应该是创造一个良好的微观环境,而不是实行各式各样的产业振兴政策来干预经济。

一国的经济活力只能来自于激烈的竞争。公共政策和企业是相互作用的。宏观政策提供了一个广阔的环境,但它却不能创造价值,创造价值的只能是微观环境,当然这些微观环境也受公共政策的影响,但它的最主要效用是影响着竞争的复杂程度、效率,还对公司的发展战略产生深远的影响。如果公司雇不到受过良好教育的员工,营销渠道差,本地的顾客需求简单,公司在差异性产品和优质服务上很难取得成功。微观经济环境和公司绩效密切相关的。公司只有在其微观环境是动态的、激励的和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产生特别好的绩效。在上下游的产业中,企业环境被四个相互关联性的因素影响着:

第一个是好的、高质量的、专业化的基础设施投入,比如熟练的劳动力和基础原材料。公司必须能够获得这些投入,这些投入的获得还必须建立在一个竞争性的基础之上。虽然最基本的投入因素很少直接形成竞争优势,因为一个公司需要的这些因素也可以在别的地方甚至全球市场中得到满足,但这些不利因素会导致对竞争不利。日本失败性的产业大部分都是被这些因素所困扰。以巧克力为例,政府设置贸易障碍意味着日本的公司在购买糖和咖啡时要支持过高的价格。与此对照的是,国际竞争力很高的大豆酱产业由于没有进口限制,所以取得了较好的竞争力。竞争优势一般来自于复杂的专业化的投入,日本高质量的电子和机械工程师的有效供给,使日本的传真机、机器人和消费类电子拥有很好的竞争优势。与此相反的是,日本在化学部门的长期弱势则是由于在研究和大学教育系统的低效率所造成的。

第二个对企业经营环境有很大影响的是对最高级和最专业化供给链的运行效率。当相互关联的公司和机构都集中在一个地区时,比如美国的硅谷,所有的公司都可以从专业化的分工和服务中获得收益,通过这样一个互相学习的网络可以促使他们改进生产率,追求更复杂的战略。日本成功的产业几乎都是在这样一种产业集群下发展起来的。比如机器人:日本成为世界机器人的领先国家并不奇怪,它是有一大批关联性的产业和支持性服务,无数的调节装置,机械工具,光学感应器和马达。在家用空调中,日本同样是在其组件,比如转换机,压缩机,小马达,和放射机等上世界领先。相似的是,日本在传真机产业则来自于其强有力的照像机、光学和电子业的集群。

第三个影响是当地顾客的需要复杂程度。当顾客是知识型的,和需求型的,公司必须工作得很辛苦才能满足他们的需要,给他们提供满意的产品。高的质量、安全、健康和环境标准经常可以满足顾客的复杂需要,推动公司使用更高级的技术。在机器人工业中,日本的制造者们更倾向于大规模的采用机器人,这比其他国家都要领先,因为这种复杂的制造技术和日本熟练的工人短缺,还有害怕终生雇佣给公司带来的沉重负担,所有这些因素共同导致了日本机器人产业的迅速发展。传真机产业的崛起则是由于日本的语言对打字者和电传使用造成的不便所引发,还有办公空间的狭小限制,与国外大公司之间的时间差异,昂贵的电话收费等等这些所有因素激发了传真机在日本的产生和风行。

与此对照的是日本的空调业和清洁剂产业。日本是一个居住特别狭窄的国家,房屋大部分既热又小,因此对紧凑安静型的空调需求特别强烈。时间一长,知识型的顾客就会推动制造者们升级他们的产品性能和增加特色。随着全球70年代的石油危机爆发,政府制定了严格的能源标准,这就激发了新的创新。在清洁剂产业中,日本的市场和其他国家的市场差别很大,这使日本的产品很难变成全球顾客的需要。能量危机和空间狭小限制是导致日本在空调业和小型洗衣机业的成功的关键。

四个最有力的因素共同组成了一个国家的微观经营环境,但最主要的还是竞争。竞争驱动创新的和持续性的改进生产率。这种竞争的性质是被一系列的政策、激励和规则所左右着,这些规则影响着竞争的激烈程度和效果。也影响着投资环境和竞争。比如税收系统,公司控制系统,劳动力市场政策,知识产权保护等。

(编译者郑风田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

阅读链接:

 两个日本的启示(一)

[策划]振兴10大产业 中国经济迎战危

10产业振兴路线图

 

 

 

  评论这张
 
阅读(741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