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郑风田等:全球危机弄丢了多少人的饭碗?  

2009-03-24 09:44:02|  分类: 社会问题治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风田 郎晓娟  中国人民大学

这次的美国金融危机使全球都遭殃,直接的表现就是经济不景气,需求减少,而减少的需求又使企业产品卖不出去,产品卖不出去,企业就要裁人,人裁了,工作没有了,更没有钱买东西了,需求就更低了,于是乎,全球危机就在这种恶性循环中,愈发地陷入不可自拔状态中。如何处理这种危机,人类似乎是很无耐,比在天灾面前还无能,一直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途径。

美国的这次金融危机,间接地弄丢了我国2000多万的农民工饭碗,还使600多万的大学生工作难寻。我国还是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中的一花独放者呢,还这么惨。哪些其他国家危机重灾区的情况又如何呢?到底弄丢了美国人多少人的工作?欧洲又多少?日本呢?哪些人的工作容易被弄丢?各国又是如何解决国人的饭碗问题的? 英国的《经济学家》在2009312进行了一些分析,挺有意思。结合中国的情况,我们来看一看其他国家这次危机弄丢工作的情况。

这次危机弄丢了美国人440万的工作,与我国比例相当。

美国人弄丢了4百多万工作:在本次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萧条中,有多少人丢掉了工作?多少人因此陷入贫困?从《经济学家》引用各国官方的统计结果来看,美国上个月的失业率已经达到8.1%,是1/4个世纪以来的最高峰。事实上,从20081月开始,美国就面临着经济衰退引发的失业,有44十万人丢失了工作,其中,有3/4的工作丢失在近六个月。美国的人口不到我国的五分之一,如果按我国的人口计划,也有两千多万,所以与我国2000多万的农民工差不了太多。但不要忘记,中国的农民工家里都还是有一块保命地,压力小多了。而美国的情况就不同了,他们的这个比例失业,压力是极地高。所以春节期间,美国不少的媒体一直盯着中国的农民工失业,想象着这么一个大的量,一定会大出事,但结果是他们的想法落空了,因为他们不了解中国的农民工是一个什么状态。美国人想,如果国家有2000多万人失业,这个国家的政府一定会跨台的。

日本的失业率是4.1%,被很多人预计,将在年内超过其战后以来的峰值5.8%。且由于许多工人的住房原本由工作地点提供,大量的失业,同时也带来大量的无家可归者。

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失业人数加起来很可怕也,3千多万。根据国际劳动者组织的估算,在新兴经济体,失业者人数从2008年的8百万上升到1亿58百万,预计今年还会再增加32百万。

欧洲的情况比想象的要好,还没那么糟。一方面是因为欧洲遭受金融海啸波及相对美国较晚,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欧洲的劳动力市场与美国相比更缺乏弹性些。一月,整个欧洲地区的失业率从去年的7.2%增加到8.2%,而欧盟的失业率则是从去年的6.8%上升到7.6%。但欧盟内部各国的情况却大不相同,其中,依靠建筑业获得繁荣的爱尔兰和西班牙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爱尔兰的失业率在去年翻倍,西班牙则从去年的不到10%增长为接近15%。此外,英国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去年年末,有5.2%的人丢了工作,这一比例较上一年增加了1.1个百分点。

危机中哪些人的工作最容易丢,成了倒霉蛋?跟我国差不太多。“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咋也那么相似呢?”

欧洲与日本,跟我国有点类似,存在大量的临时工或者合同工,一危机,他们就惨了。他们的地位如同我国的农民工,危机一来,我们2000多万的农民工就业岗位不也就没了吧?“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咋也那么相似呢?”

欧洲的合同工倒大霉了。在欧洲,尽管解雇正式工人十分困难而且成本较高,但近年来大量临时工合同的签订,使部分国家,如西班牙、法国等,劳动市场开始出现“二元化”现象,即长期雇工市场和临时工市场的二元化,在此次经济不景气中,最先受到波及以致失业的,就是这些临时合同工。而他们大多数属于年龄较小、技术较低或者国外移民来的劳动者。

日本人欺负临时工,他们惨透了。与欧洲相似,日本也面临者“二元化”的劳动力市场问题,在日本,正式的职工受到各种法律的保护和保障措施,临时工却基本没有任何保护,而由于成本较低,从1990年开始,在日本所谓“失去的十年”中,企业开始大量使用临时合同工,目前已经占到总的劳动力数量的1/3。当经济困难,企业开始裁员时,自然也是这部分临时合同工最先遭殃,而且由于法律上的空白,他们几乎得不到任何失业保障。此外,很多工人都是住在工作场地提供的住宅,当失去工作时,也一并失去了栖身之地。据日本官方估计,在最近几个月,16万失业者中,有1/3同时也失去了他们的住处。今年年初,曾有上百名无家可归的失业工人,在东京中心的日比古公园搭帐篷露宿,“帐篷村”直接面对厚生劳动省(主管日本医疗、劳动政策、社会保障等的部门),表达着这些失业者们的抗议和不满。

美国:教育、卫生与政府好些,其他行业都倒霉。由于美国宽松的就业和解雇政策,其失业潮格外来势汹汹。几乎所有行业部门都遭受失业打击,只有教育、医疗卫生、政府机构得以幸免,上个月反而增加了就业。美国的失业保险基金由联邦和各州政府共同承担,而在大约32个州,兼职工被排斥在保障体系之外,就整个美国来说,只有不到一半的失业者可以得到相应的援助。

其他国家都挺惨的,5千多万人被重新打回赤贫。其他新兴经济体的情况也十分不容乐观,由于缺乏完善的失业人员保障机制,许多失业者都有陷入贫困的可能,据世界银行估算,2009年,大约有53百万人再次陷入赤贫状态。

各国如何保国人饭碗?

失业危机席卷全球,各国政府如何保国人易弄丢的饭碗?失业危机可能酿成各种更为复杂的问题,这个时候欺生就成了一个常见现象,总得找一个出气筒吧,如欧洲国家出现的对外国移民的排斥甚至仇视,或者造成政局不稳,社会动荡等。因此,世界各国政府都采取了各种政策,致力于通过各种激励政策,扩大对劳动力的需求,以求缓解目前的困境。

被称为新兴经济体的发展中国家,一般都是通过投资促增长来保就业的,当然还可转移支付,或允许贫困者借款渡日。在许多失业者保障体系尚不完善的新兴经济体,政府主要采取的措施是通过国家投资的基础设施建设来吸纳劳动力,或者对赤贫者进行转移支付,其中典型如中国,还有印度,其刺激经济的项目占整个GDP0.7%。还有些国家,如智利、哥伦比亚等,会为劳动者设立个人保险账户,政府平时向账户支付保险金,一旦失业可从中支取保障金,或者按照世界银行的建议,考虑允许失业者向该保障基金借款。

欧洲一改往日的提前退休政策,而通过让企业少交社保费,工人少拿工资等积极保饭碗政策。在发达国家,过去已经实行的一些缓解失业政策,被认为可能带来不良影响,如欧洲地区曾通过鼓励人们提前退休来减少失业率,这在保障失业者福利的同时,其实带来了更多问题,如数十年来的结构性失业,以及无工作者比例的快速增长等,同时导致劳动力市场的进一步僵化。因此,这一次,欧盟各国将不再犯下和过去同样的错误,即,不再试图鼓励更多人离开工作岗位,而是鼓励他们继续工作,采取的措施包括:暂时性地削减企业需缴纳的社会福利费用,从而减少劳动力成本;通过政府补贴来提高短期工的收入,鼓励企业用更低的成本继续雇佣这些人,而非直接解雇他们。此外,英国则选择了另一条路,他们更关注的是那些失业超过六个月以上的长期失业者,计划通过各种方式鼓励企业雇佣这些人或者对他们进行相应的培训。

美国人到目前还没拿出什么好招。与欧盟相反,美国仍然秉持其一贯思路:更重视保护劳动力市场的弹性而非失业者的利益,因此继续维持其低保障策略,但稍微有所提高,如延长了获得保障金的最长期限,给各州大量的财政补贴,以求扩大其失业保障的覆盖面,此外,还包括为失业者提供临时性的补贴,帮他们缴纳医疗保险等。

日本人竞然开始关注临时工问题了,要企业给他们签合同,为失业者提供房钱,政府还提供薪水、培训费、创业奖金等帮助创造更多饭碗。日本也开始意识到过去的劳动保障政策存在的空白之处,如今也已制定一连串的综合政策,包括通过税收优惠激励企业和临时工签订正式合同,考虑把部分失业者送往紧缺劳动力的农村地区从事农业和渔业,同时,还有最重要的:缩短工人获得失业保障所要求的最低年限,为新近失业者提供六个月的住房和生活费用补贴贷款,为小企业主提供补贴以要求他们同意被解雇者继续住在公司的宿舍里,为被迫休无薪假的工人提供薪水补贴,为企业提供补贴以鼓励他们重新接受已被解雇的工人,最后,对所有愿意创业的人,提供相应的奖金,激励他们创办自己的企业,同时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

补丁式的政策效果并不怎么样,还是没有找到有效解决饭碗的途径。

总之来讲,在这危急关键,各国政府一般也是能想的招都想了,能做的事也都作了,主要是希望本国人的旧饭碗少丢些,新饭碗多创造一些。但总的来说,上述政策仍然不是根本解决之道,仍然停留在“打补丁”阶段,其能否发挥效果,依赖于经济萧条期是否能尽快结束。目前的这些暂时性的政策激励措施,尽管能解一时的燃眉之急,却不利于长期的产业调整和市场重组,此外,随着失业率的进一步提高,欧美的正式工与临时工形成的“二元化”劳动市场,带来了严重的不公平现象,在这次危机中还会进一步激化——这不仅是欧、美、日等发达国家面临的问题,也值得我们中国加以警醒。尤其是农民工的就业岗位,如何给他们提供最基本的保障,的确是值得我们好好思考的了。尤其是一些原来雇佣农民工的大户,比如广东,现在还是津津乐道什么腾龙换鸟计划,其实是一个农民工工作岗位杀手工程。这些丢弄无数农民工饭碗的好大喜功的面子工程,还是少弄点,打住为好!

(作者郑风田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郎晓娟为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

  评论这张
 
阅读(64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