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郑风田:“瘦肉精”为何屡禁不止?  

2009-03-26 13:39:56|  分类: 食品安全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风田 中国人民大学

话题由来:

“瘦肉精”长期存在于现实生活,成为国人耳熟能详的生化名词之一,为何屡禁不止?

瘦肉精事件引发的质疑和尴尬越来越多。最近广东连续发生瘦肉精中毒事件,70余人住院治疗。这已经是近年来广东省的第六次大规模爆发,引发不小的恐慌。实际上瘦肉精事件已数十年,至今竟无法根治,过去戏称“八个部门管不着一头猪”就指这个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瘦肉精如此循环往复、余毒不尽?

最近的瘦肉精事件,我看报导好象越来越不对劲,把板子都往散养户头上打,说养殖户每头猪使用瘦肉精,可以增加5070元收入,所以他们黑心去喂,该打。某报道还引用农业部的话,“在饲料里面没有发现瘦肉精,这主要是小部分散养户违法行为造成,而且是局部的”。于是乎大家都把眼光都转向散养户,以为他们是主要的原凶,目前是越打越激烈了,今天这个封堵这个地方的猪,明天又封堵那个地方的猪,轰轰烈烈,好不热闹。我也纳闷了,一个养猪的农民,文化水平又不高,他该知道什么去让猪长瘦肉?没有别人向他们兜售瘦肉精,他们自己断然是生产不出来的。另外他们养的猪如果卖不出去,也是断然不敢往里添加的。所以如果仅仅把板子打向这些养殖户合适否?还应该往上查,查一查究竟是谁在卖这个瘦肉精?又是谁把瘦肉精生产出来的?如果把这个生产瘦肉精的源头给打掉了,我想其他的东西就应该好办多了。但查了半天的资料,却发现鲜有这方面的报导,感觉奇怪极了。瘦肉精打了这么多年,如果连是谁在生产,又是谁在卖都没有搞清楚,那么政府监管部门的不作为是不是也太严重了吧?

 

什么是“瘦肉精”:最初是作为新技术发明出来的,后来发现其副作用特别严重就被禁用。不少人对瘦肉精有认识误区,对它的危害认识不足。

“瘦肉精”是盐酸克伦特罗的俗称,在民间瘦肉精的名字都变了,卖者会自称拥有“肥猪宝”“那东西”或者“白粉”、“师傅”。 瘦肉精最初用于治疗哮喘,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一家公司偶然发现,瘦肉精可以促进蛋白质合成,提高脂肪的分解和转化,减少脂肪的作用,把它引入到饲料添加剂,可使动物生长速率、饲料转化率和胴体的瘦肉率提高10%以上 。瘦肉精的这个作用发现后后在全球极为盛行, 90年代初我国出口的猪肉都必须强制添加这个东西才能出口,否则国外还不要。

后来的慢长使用过程却发现,瘦肉精在动物的内脏残留之后,如果被人食用,长期积累对人产生一些毒性的作用,主要是对心血管的作用,像急性中毒,面色潮红,头晕、恶心、手震颤等等,更严重可以引起人的死亡。

世界上第一例由瘦肉精导致的中毒事件发生在西班牙,有43个家庭190多人在一次吃了用添加盐酸克伦特罗的饲料喂养的牛肝后,发生了集体食物中毒。人们开始认识到瘦肉精的副作用,欧洲、美国经过长期观察,作为决定禁止把瘦肉精作为饲料添加剂,我国也在1997年明令禁止。

我国最早披露的中毒事件发生在香港。19985月,17名香港居民因食用内地供应的猪内脏中毒。 之后,广东河源、信宜,上海、浙江等地发生了较大规模的中毒事件。据不完全统计,1998年以来,我国已发生数起瘦肉精中毒事件,中毒人数达2000多人以上,最多的一次中毒人数竟达530人。

瘦肉精等兽药的滥用,不仅使猪肉受污染,而且会严重威胁人类健康。还会引发贸易纠纷,影响国际信誉,经济损失惨重。 

事实上,瘦肉精是一个大的概念,还包括莱克多巴胺、沙丁胺醇、盐酸多巴胺等肾上腺素受体激动剂及其同类异构体,这些都是瘦肉精的替代品,越来越多地被一些不法企业和个人使用等,它们同属于β肾上腺受体激动剂,这些物质在动物体内的残留物一旦进入人体,均会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

  

为什么喂瘦肉精?最初把责任都归到散养户了,但目前好象都成了行业潜规则了?

最近的南方都市报的报道讲得特别好,“从生猪饲养到批发市场再到屠宰厂,每一个环节都接受了瘦肉精带来的利润刺激,却找不到弃用瘦肉精的任何动力。养殖户、驻村防疫员、收猪商、瘦肉精业务代表、猪肉销售商、进场检疫人员,一起默许、助长和推动了瘦肉精在中国的泛滥成灾。”

瘦肉精之所以被使用主要还是源于巨额利润。据农业部的统计,如果用瘦肉精把一头普通猪变成瘦肉型的猪,只需要1020天的时间,成本只要8块钱,而净利则高达22块钱,利润率为275%。在利益的驱动下,养殖户铤而走险。

行业内统一口径,集体沉默,又是一个行业“潜规则”?据南方都市报的报道,“不敢说所有人都在用,但使用范围肯定相当广,包括一些大型养猪企业。一些大型养猪企业的瘦肉精很可能由广东某高校教授直接供应”。“绝大部分猪贩都卖过瘦肉精生猪!只是有些人倒霉被查出来而已”。“据悉,有经验的养殖户在使用盐酸克仑特罗和莱克多巴胺时,会严格停药7天以上,如此,通过牲畜的自身代谢,上市后尿检将查不出药物残留。业内人士分析,近期由于猪病较为流行,很多养殖户担心病猪死亡,期望尽快出手,无法保证停药期,才导致问题连连。”人的生命与健康就这样在潜规则了?

 

政府监管“八个部门管不着一头猪”,检测形成虚设也该打。目前的查处都查错了方向,只在农户与流通环节打转转,除了罚款致富之外,并没有真正触及关键问题。

瘦肉精中毒事件频频发生固然有肇事者受到利益驱动,心存侥幸,大胆忘义,铤而走险的原因。但与监管不力也密切相关,瘦肉精从处方药变成毒猪肉上餐桌,要经过八个环节,由七个部委局交叉管理:第一个环节是生产兽药的企业由食药局、工商局负责;第二个环节使用兽药的养殖业由农业部管;第三、四个环节是作为兽药载体饲料的生产企业和饲料添加剂由农业部负责;第五、六个环节生猪收购和屠宰企业由商业部门管,但个体和私营者除外;第七、八个环节销售及卫生监督是由商业部门、质检和卫生部门负责。人们戏称“七、八个部没有管好一头猪”。而且,事件发生后,由于各部门职责的交叉,分工不明,互相推诿责任,难以将错误准确归因,以至于阻碍食品安全监管工作改进的步伐。 主管部门职责不清,分工不明,前后不衔接,留下空隙。当然,还有技术方面的责任。最终体现在检测和执法力度不够,起不到震慑作用。

例如,各监管部门是如何对瘦肉精来进行检查的呢?请见一则报道:

生猪产地政府官员说,即使按最低标准抽检瘦肉精,也会让当地财政面临崩溃;养殖户说,检疫员一般只是清点猪的头数,按照每头猪3块钱收费,交完钱就给票;收猪商说,入场检疫员由于和销售商关系好,就会改掉检验结果,把不合格变成合格;记者暗访说,生猪检疫抽取尿样并非由专业人员进行,而是猪贩亲自操作,一份尿样分作三份充数,尿检结果难以信服。这些细节,对每一个熟知现实生活的人来说,都是如此真实的写照。它们一起佐证了公众对于彻底治理瘦肉精生猪的内心迷茫。”(南方都市报)

 

政府即使检查了,目前的抽检率又是多少? 全国各地生猪的瘦肉精抽检率为2.5%!那些没检查的究竟有多少、喂没有喂就只有鬼知道了。

   另外,现在不少地方政府的治理方式也挺奇怪的,不少瘦肉精的打击大都是暴风雨式的传统治理方式,一般都是虎头蛇尾,出事了,重大事件爆发了,就给予高度重视,包括逐级召开追根溯源查一查,会议进行部署,具体落实工作责任制,工作呈现轰轰烈烈状态,声势很大,力度也强。但风声过去,又偃旗息鼓,旧态重现,依然故我。这种的治理方式也是瘦肉精屡查不禁的原因之一。

   某些地方政府有意无意的纵容也是另外一个主因。面对瘦肉精,不少地方出于保护本地畜牧业的声誉,大都采取低调处理,不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发生安全事故后,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些官员如果脑子里有公众健康概念估计就不会这样做了。

另外一个现象也是常见,板子一般都打向外地,而对本地的企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如这次的瘦肉精事情,南方农村报记者说广州天河牲畜交易市场的一位批发商在接受采访时冷笑:“广东养猪场也查出使用瘦肉精的现象,广州为何不封杀本地生猪?”,“检察院的一纸公告,使得瘦肉精事件逐渐明朗,外省养殖户在用,本省养殖户也在用”。

 

屠宰集中却不把好关也该打板子。屠宰环节未实施严格有效的监控。

养猪业是“千家万户”和“百店千摊”,屠宰环节是养殖和销售必经途径,所有生猪必须经过这个环节才能进入流通渠道,前些年我国一直在进行定点屠宰的工作,一个县已剩下为数不多的屠宰点。如果对屠宰五一节进行重点监控,把好这一天,实际上可以大大降低瘦肉精进入流通环节。

但遗憾的是,目前的屠宰场不少是只要权利不要义务,当初被政府审定为定点屠宰场后,忘记了职能和义务,强调自己是企业,认为瘦肉精等既不是屠宰场生产销售,更不是屠宰场使用,使瘦肉精的生猪名正言顺地通过政府定点的屠宰场屠宰后流向市场。这个环节目前还应该重视起来。

 

最重要的源头:谁在生产瘦肉精却鲜见处罚。把生产瘦肉精及其替代品的生产厂灭了,其他的事情都好办多了。就是毒品走私一样,必须打击源头生产者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把源头生产给堵着了,什么问题都没有。但目前的治理方法都有意无意在回避这个问题。就如打击毒品,你不能光查吸毒的人,更应该查毒品的来源,把生产毒品的源头与中间环节给查了,才能真正地解决问题。目前眼睛只盯着猪肉,除了罚款致富之外,也有地方保护之嫌疑。

目前瘦肉精是按照以下流通链条传递的,从国内外药品生产企业—药品中介公司—饲料业务员、兽药店、饲料店、猪贩等—养殖户。从上述过程来看,药品生产企业与中介公司是源头,但瘦肉精的生产源头没有人去打击,在被有意或者无意地忽视,应该加强对源头生产的控制,也查一查瘦肉精除了这个作用外,还都在干啥,能不能全给禁了。就如原来的大麻,虽然有点作用,但由于其毒害太大了,就给禁了。所以真的是应该提供在全国进行禁止生产瘦肉精,包括药用的,也尽量不生产,就像打击毒品生产一样严厉打击瘦肉精的生产,对制造瘦肉精的源头进行重击打击,这些应该成为监管工作的重中之重,对瘦肉精及其替代物的违法生产者和制造者进行司法审判,铲除生产制造窝点,使不法分子无机可乘,才能从根本上消除瘦肉粗对对养殖业和人体健康的危害。 老在盯着养殖户,而不敢动,就如天天查吸毒的,却不查谁是毒品生产都一样,是片面的,是不合适的。        

 

当然对消费者的教育也要跟得上,让消费者买肉时不能仅盯着瘦肉。不要贪图瘦肉者,让别人有空子可窜。

瘦肉精之所以屡禁不止,与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也有很大的关系。消费者喜欢瘦肉,愿意为之付出更高的价钱,不法分子也就投其所好,千方百计“生产”出瘦肉来牟利。北京、广州、上海、江浙一带的消费者不少有偏爱瘦肉的习惯。而添加了瘦肉精的猪这些地方好销,价钱卖的好,某种程度也是一个无意的抖动。瘦肉多的猪,从生产到批发再到零售,都比较受欢迎,利润更高,喂食瘦肉精的肉容易达到这样的要求,所以给了不法商贩有机可乘。

如何判断猪肉是不是含瘦肉精?一般的民众很难从外观上判断,但在选购时也可留意一下,比如喂过瘦肉精的猪肉外观特别鲜红,纤维比较疏松,时有少量“汗水”渗出肉面;而一般健康的瘦猪肉是淡红色,肉质弹性好,肉不会有“出汗”现象。

(作者郑风田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郑风田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61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