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郑风田等:博议“两会”(六):向部长提问(文化部)  

2009-03-04 23:07:45|  分类: 每年“两会”建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风田 阮荣平 中国人民大学

文化部一直承担我国国人的文化产品供给问题。我们近年来一直关注我国农村的文化产品供给研究,走访了不少地区,发现我国整体来看农村文化供给贫乏。虽然近年来中央政府加大了对农村的文化公共产品投入。不可讳言的是,与庞大的农村文化需求相比,这种供给还属杯水车薪。同时,目前已经供给的文化产品还存在这样与那样的问题,急需进行机制设计,让惠民工程真正地施惠于民。

 

问题之一:近年来的农村信仰大规模流失,折射出我国农村精神文化供给匮乏,文化部在未来如何提供文化精神产品供给,丰富农村精神文化生活,来构建党在农村的精神文化关怀机制呢?

 

近年来我国农村出现了一股“信教热”。据《瞭望》(2007)记者在我国中西部的一份调查显示,在我国中西部部分农村地区,各种地下宗教、邪教力量和民间迷信活动正在快速扩张和“复兴”,一些地方农村兴起寺庙“修建热”和农民“信教热”,正在出现一种“信仰流失”。针对江苏(张厚军,2005;江苏省社科院课题组:晁国庆,2005)、河北(闵淑范、韩松青,2002;傅国钧,2002)、西南山区(徐世强,2003)、河南(赵社民,2004)、湖北(宫哲兵、周冶陶,1999)、辽宁(贾玉斌,2004;徐海燕,2005)东南沿海农村(闵伟宁,2001)等地的调查表明,农村地下宗教活动泛滥,封建迷信活动猖獗是当前一个带有倾向性的社会现象(郝锦花等,2006)。地下宗教、邪教力量和民间迷信只是我国农村“信仰流失”一种,属于普化宗教的范围(杨庆堃,2007),而相对普化宗教,制度宗教也是“信仰流失”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仅以基督教为例,在国家正规宗教部门所统计的2000万宗教信仰人数之外,还存在着大量的数以亿计的信仰人数(于建嵘,2008),ECONOMIST2008)引用PEWSURVEY的估计为1.3亿各种基督教。如果加上这一部分的统计,农村信仰流失规模将会更大。

这种现象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我国精神文化供给机制的匮乏,文化部在未来如何改变这种状况,把党的精神文化关怀产品送到农村?

 

问题之二:不少地区电影下乡工程出现“伤财却不慰民”现象,如何让电影下乡真正地施惠于农民?

 

电影下乡已经历时多年,总投资也业已亿计。农村电影放映国家“2131工程” “十五”期间共投入1.15亿元,2007年开始启动农村电影改革发展试点,积极推进农村数字放映活动 。本次农村电影改革发展暨数字化试点资金共计1.268亿元(其中中央资金7381万元,地方配套5299万元)。

但是我们在河南省s县的调查却发现,农民对电影下乡工程并不是特别满意,尽管当问及其需要政府提供的公共文化娱乐活动时,大多数人将放电影作为首选,但是当问及对目前放电影的参与时,其参与率不到50%。这说明农民渴望看电影,但是他们所期盼的并不是现在所放的电影。那么如何才能实现电影供给和农民需对的对接呢?是不是需要建立电影下乡的反馈机制呢?

 

问题之三:如何才能让文化大院“文化”起来?

 

虽然目前很多农村建立的文化大院,并且花费还很多,据此背负巨债的村庄也不在少数。同样是在河南省s县的调查中,我们了解到一个文化大院建立的费用平均以数十万计,在没有村集体收入的时候,很多村庄都是负债建院。但是大多数文化大院只不过是村委会办公的地点,文化大院里空空如也,很难找到什么文化娱乐活动设施,更难找到进行文化娱乐活动的人。甚至很多农民压根就不知道文化大院为何物。根据我们在河南省s县对307户农户所做的调查,当农户问卷中问及“您村内有没有文化大院?”一项时,8个农户没有回答该问题,7个农户回答“不清楚”,两项加起来占整个样本的4.8%;有87户农户回答“本村有文化大院”,占比28.20%,有205个农户回答“本村没有文化大院”,占整个样本的66.8%。其中,在87个知道“本村有文化大院”的农户当中,去过文化大院的只有57个,占总样本的18.6%

那么如何才能让文化大院活起来呢?对于文化大院以后的发展和规划,我们政府是如何打算的呢?

 

问题之四:如何让民间文化团体“活”起来?

 

在农村精神文化供给匮乏的当下,民间文化团体在农村文化供给中担当了重要的角色。农村群众其文化供给的参与也非常高,仅以收费型的文化供给为例,这种文化供给形式主要存在与农村红白喜事时所雇请的演出队,如戏班、唢呐班等。我们的调查显示,农村群众对这一部分演出是十分喜欢的,无论从农民参与的比率来看,还是从每次参与的时间来看,农民群众对的参与性都是很高的(参与比率将近60%,每次参与的时间2-3小时)。

但是由于经费等问题的限制,民间文化团体往往不能专业化,这不但影响到了其演出的数量,同时也影响到其文化供给的质量,从而使得目前农村民间的文化供给开始沉寂甚至萎缩起来。另外,威胁其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外出务工机会的增加,这无疑增加了其从事文化演出的机会成本,当下很多时候这样的机会成本是大于其从事文艺演出所得收益的,以至于很多从事文艺表演的演员开始外出打工,这样民间文化团体更是陷入一中凋零的状态。那么我们该如何应对这种局面呢?

(作者郑风田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阮荣平为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