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我国农机购置补贴方式必须要改改了  

2009-04-22 15:33:18|  分类: 社会热点问题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国农机购置补贴方式必须要改改了

 

郑风田 中国人民大学

农机具购置补贴是我国实行的支农补贴中的一项重要补贴。前不久,农业部副部长表示,今年我国农机具购置补贴将在去年的基础上翻一番,达到130亿元,这样的补贴力度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快。但是,中央的惠农政策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却有喜有忧。喜得是一些已投入使用多年的农机具型号终于可以获得政府的补贴,忧的是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出现了如回扣成风、经销点受限、补贴款被截流等诸多问题。

以下是《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地方采访时发现的一些问题,我试着进行了一些回答,当然最主要的目的是与大家一起探讨,如何让中央的惠农政策真正让农民满意,当农民真正地得到实惠。

问题之一:据农民反映,国家对农机具的补贴比率达到了30%,但很多农机具价格却是在上涨后再进行补贴,这稀释了农民享受补贴的空间。据反映,有的产品价格上涨了15%甚至18%左右。农民反映,这主要是企业和经销商赚取了补贴空间,农民能享受到的只有较少一部分?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郑风田:目前的补贴政策及程序决定涨价是必然的,问题的核心在招标指定购买制度。我国过去经常有粮食涨价的速度一直赶不上农机涨价的速度。农户很分散弱小,而农机部门相对来讲比较强势集中。我们的不少调查也反映出这个规律,就是凡是指定让农民购买的农机具、良种、家电产品、新农合医疗等产品与服务,如果你深入农户去调查,不少农民都在抱怨说涨价问题,讲国家给的补贴,都被涨价的指定产品给拿走了。指定购买某种产品,形成事实上的垄断,而目前的监管又很难跟上,所以涨价也就必然的了。

 

问题之二:今年农机具产品的订价权由各省农机局下放给企业,企业和经销商向记者反映,享受补贴的产品价格上涨是必然的,因为中间成本太高,包括参与农机局的各种演示和宣传活动的费用、运输成本增加(要将产品运到农机局指定地点)、再加上已销售农机具的货款被农机局占压形成的利息成本,另外一个重要成本就是潜规则的成本(回扣、送礼等),有企业反映,只要不改变目前这种操作形式(指由农机局参与),参与补贴政策的农机具价格就无法下调。您怎么看?

郑风田:必然涨价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企业为了获得产品被指定购买,必然想办法进行公关,这是一个很大的灰色空间。另外一个,一旦拿到这个权益,就形成垄断权,拿到这个事实上的垄断权,不少企业就有一个很强烈的涨价冲动。他们会以各种借口,通过各种途径也或明或暗地涨价。其实企业一旦被指定上,其销售数量被没被指定上的产品销售数量要高出数倍,已赚了不少。不能太黑心,还要涨价。

目前农机局参与是最大的问题,不少财政补贴的产品,一般主管部门喜欢搞招标指定,这个招标看似公平,其实背后存在太多的灰色寻租空间。企业为了能够招标上去大力公关,形成巨大的寻租空间。招标制度对不明事理的人来讲,好象是挺公平的。事实上这里面的猫腻大着呢。各种利益都会在里边,企业与主事官员操作的空间太大。其结果并不是优者胜利,而是台下功夫做得足的中标。招标制度在中国已演变成人所共知的腐败困局,这也是一个悲哀。 由于中标活动使用了不少的钱,也必须把公关成本收回来。这个成本自然要摊到产品上,让农民来承担了。

 

题之三:另据企业反映,由于每年3月各省市农机局才开始补贴政策,造成生产企业要在5月之前将近一年的补贴产品生产出来,使企业生产压力过大、渠道压力、资金压力都过大,而后半年却处于闲置状态,企业对此怨言较大,您认为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郑风田:只要还保持目前的人为操办补贴程序,必然还存在太多的扭曲市场的政策。企业的怨言应该向最高部门反映,比如农业部部长,如果部长接到这样的投诉多了,自然就责令他们整改了。或者直接跟国务院写信投诉,领导批示了,整改的速度会更快一点?

 

问题之四:农机行业流行一句话:过去买农机看产品,现在买农机看补贴。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补贴政策打乱了原有市场竞争秩序,指定产品、限制价格等做法实际上是一种计划经济的做法,给行业发展带来了很大冲击。您认为呢?

郑风田:我认为目前的补贴办法与政策都不是最优的,农民没能真正受益,参与企业也很不满,只有部分主管者挺满意。必然改变目前的这个政策。目前的补贴漏洞主要包括:

其一,人为地招标指定某些农机具,存在太多的寻租空间,不利于保护主管干部,也大大缩小的农民的购买选择空间,是一种家长制作风及人为侵害农民购买选择权的一种行为。

其二,目前只购买才能拿补贴,人为地让农民多买农机具,实质上是一种不经济的行为。我国农民人均耕地很少,过去形成的农机联合作业制度挺好的,农民没有购买农机具但可以享受到别人的农机服务。我国的农机联合作业制度是农民的一项伟大创新,无论怎么形容都不过分。因为这是中国农民的创造,日本人至今仍然在遵循着一家都拥有一套农机具的做法,每年这些昂贵的农机具实际工作时间也不长,就工作十天半月,大部分时间都在闲置着。所以单从农机具来讲,日本的农业是一个高成本的农业。一个规模不大的家庭,拖拉机,播种机,收割机,加工机等等如果都有的话,这个维护成本相当大。

实际上农机联合作业解决我国因为农民外出打工带来的劳动力短缺困境。近年来由于农业比较利益低下,许多农村青壮年劳动力都纷纷外出打工。过去没有农机联合作业制度时,在农忙时这些在外打工的农民工还得千里迢迢回家收割。许多农民一算成本,觉得来往的路费太高,不值就干脆不种了。如今有农机联合收割制度,家里只要出几个钱,别人都可以给种给收,挺好的事。反正是打工种粮两不误了,也解决了农民工在外打工的后顾之忧。

农机联合作业还有更大的作用,那就是提高了农机的使用效率与我国的农业机械化水平,让农民从繁重的人力劳作中解脱出来。一家买一个农机,显然浪费太严重。因为农业特有的季节性,不少的农机具在农闲时不使用,是一个很大的浪费。中国人均耕地又很有限,不象美国的大农场,有好几千上万公顷地,购买农机具合算。我国的小农户,每家十几亩地甚至更少,买一个农机具实在是太不合算了。而农机联合作业制度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让那些买农机具的人也很合算。因为可以给别人收割,提高机器使用效率,提前收回购买成本,也部分解决了他们的就业问题。那些使用农具服务的农户也可以从繁重的农作劳动中解脱出来,挺好的。

而目前的农机下乡补贴制度等于在否定这个制度。该补贴制度鼓励农民买农机,不买就拿不到补贴。这让不少农民犯难,不买吧,国家给的补贴就拿不到,而买吧,使用效率又成很大的问题。这就如我们买东西的打折优惠产品一样,到商场去看着有那么多的优惠与打折产品就心动,结果买了以后,回家仔细一想却觉得没有太大的用,就只让闲置着。目前的农机补贴就正在向这个方向发展。

问题之五:有人建议农机补贴应实行“普惠制”,可以降低目前30%的补贴额度,采访少补额度多补数量。您认为“普惠制”的可行性有多大?

 郑风田:我认为不应该指定产品,直接给农民发消费补贴券。农民拿这个补贴券既可以购买所需农机具,也可以互相转让,也可以用以购买别人提供的农机服务。这样才能使农民真正受益。

给农民发农机使用券,让他们用脚投票效果会更好。他们想买谁的服务就买谁的服务,让农民的事自己做主。企业实际上也乐意,用不着再求爷爷告奶奶到处找关系了,只专心把产品做好的,把服务做足就是了,服务好了,自然就有农民愿意用他们的产品与服务。这样整个社会就会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判断一个事情的好与不好,行与不行,就要看最终的服务对象满意不满意。把决策权还给农民,这想这样的政策农民一定会满意。

目前的家电下乡,汽车下乡,农机下乡,良种下乡,种类繁多,每一类项目都从中央财政惠农资金中分走一批钱,都是以农民的名义。但我一直问,如果真正从农民的利益角度,目前这些做法又有多少是真正最大程度地满足了农民的需求?

给农民发补贴,最初是从发达国家给整出来的,但发达国家的农民补贴持续那么多年,并没有象我国近年来这么多花样翻新,但也因此而避免了跑冒滴漏与各种各样的灰色空间,救了不少干部。 什么时候我们是不是也简单一点?改为专给农民直补得了,但不要按耕地面积补,要按农民上交的商品粮数量来补。

(评论者郑风田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阅读材料:

专家:农机具购置补贴方式应重新设计

  http://www.jrj.com     20090421 23:44      中国经济时报  张娜

  今年我国农机具购置补贴将在去年的基础上翻一番,达到130亿元,国家对农机具的补贴比率达到了30%,这样的补贴力度,广大农民无不拍手称快。

  但是,中央的惠农政策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一些已投入使用多年的农机具型号终于可以获得政府的补贴,忧的是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出现了如回扣成风、经销点受限、补贴款被截流等诸多问题。

  调查时,记者发现,不少农民抱怨,他们购买的农机具大都在价格上涨后才进行补贴,换句话说,国家给的补贴,都被涨价的指定农机具产品给抵消了,有的农机产品价格甚至上涨了15%到18%,使本就有限的补贴空间被挤压。但也有不少企业和经销商反映,享受补贴的产品价格上涨,是中间成本增加所致,并非有意为之。那么,究竟是哪里出了纰漏?

  

农机具涨价必然的背后是制度的缺陷和监管的缺位

  农机具涨价后再补贴,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任常青向本报记者分析,一方面反应了农机具生产商为了赚取更大的利润而提高农机具销售价格的行为,另一方面也反应我们现在的农机具补贴制度存在需要完善的地方。

  “目前的补贴政策及程序导致涨价是必然的,问题的核心在招标指定购买制度。”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过去,粮食涨价的速度一直赶不上农机涨价的速度,农户相对分散,处于弱势,而农机部门相对来讲比较强势和集中。指定购买某种产品,形成事实上的垄断,而目前的监管又很难跟上,所以涨价是必然。

  郑风田认为,造成必然涨价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企业为了获得产品的“指定购买”权限,必然想办法进行公关,这是一个很大的灰色空间。二是企业一旦拿到这个权益,就容易形成垄断,拿到这个事实上的垄断权,不少企业就有了很强烈的涨价冲动。他们会以各种借口,通过各种途径或明或暗地涨价。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的农机具补贴是通过招投标的方式进入补贴名录,只有购买进入名录的农机具才可以得到补贴,因此,进入名录的农机具在市场上就具有了“垄断”地位,农机具生产企业拥有定价权,因此它可以通过提价的方式从农民手里截取一部分国家补贴。加上对这种行为的监管不到位,例如监管手段落后、监管成本太大等,涨价的现象就很难避免。

  

该整治的是流通环节,不能否定补贴政策本身的意义

  那么,没有补贴,农机具价格就不上涨了吗?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党国英向本报记者分析,不排除有些商人为了钻补贴的空子,有意涨价。但从市场的角度,产品价格有波动实属正常,即使不补贴,也会存在这个问题,该整治的是流通环节,不能否定补贴政策本身的意义。

  但不少企业和经销商似乎也有自己的苦衷——享受补贴的产品价格上涨,是中间成本增加所致,并非有意为之。比如,补贴政策落实的过程中,补贴资金结算周期过长,导致大量资金被占用,这对农机具企业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成本。随着补贴额度的增加,这种低效率的操作方式必然会让农机具企业遭受更大的损失。

  这也是上面提到的农机具生产厂家不得不涨价的原因之一。一个普遍的现象是,生产企业向财政部门申请资金结算的过程太长,一般要求一个季度结算一次,而实际上很多地方是每半年结算一次,有的甚至是一年只结算一次,这给企业带来了资金压力。

  而企业成本的上升就转嫁到本该因补贴而受益的农民身上。问题究竟出在哪里?郑风田认为,农机局参与是最大的问题,不少财政补贴的产品,一般主管部门喜欢搞招标指定,这个招标看似公平,其实背后存在太多的灰色寻租空间。

  比如说,企业为了能够招标成功就会花大力气去公关,这无形中就造就了一个巨大的寻租空间。“一些招标制度似乎挺公平,事实上这里面的猫腻大着呢。”郑风田说。各种利益都会在里边,企业与主事官员操作的空间很大。其结果并不是优者胜利,而是台下工夫做得足的中标。由于中标活动使用了不少钱,必须把公关成本收回来。这个成本自然要摊到产品上,让农民来承担了。

  

补贴方式需重新设计

  如果不改变目前这种由农机局参与的操作模式,参与补贴的农机具价格上涨是否就无法避免?企业所反映的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企业的问题,在任常青看来,解决方式有两种,一是财政部门提高工作效率,缩短资金结算周期,尽快把补贴资金划拨给生产企业。另一种方式是改变现有的补贴发放方式,财政部门可以把补贴资金委托给金融机构发放,农民全款购买农机具,凭厂商或销售商的销售证明和农机管理部门出具的证明到金融机构领取补贴,这样既减少了财政部门的压力,又解决了农机具生产厂商的资金占压问题。但他认为,只要还保持目前的人为操办补贴程序,必然还会存在诸多扭曲市场的做法。

  党国英建议,不要限定补贴的农机具范围。只要符合国家技术标准,都应纳入补贴范围,农民用竞争的价格来买。即谁家的农机产品价廉物美,就买谁的。而后再通过国家把补贴部分报销。

  补贴是一种好的制度,但是补贴制度需要有一个适合的执行方式。大多数补贴项目失败的原因就是执行过程中存在问题,要么执行不力,补贴不能到达所需要的人手里;要么执行成本过大,虽然能够保证到达受益人手里,但是执行过程中的高额成本抵消了补贴的效果。

  任常青告诉本报记者,农机管理部门利用农机生产厂商迫切进入补贴名录的心理,对农机厂商乱收费,例如收取农机推介费;还通过召开产品推介会、现场会、发布广告、公告等方式收取企业的费用,加重了企业的负担。这些费用实际上把补贴资金变相转移给了农机管理部门。理论上说,增加补贴会促进产品的销售,降低企业的运营成本,进而会降低产品的市场价格。而现在的补贴操作方式不但没有降低企业的成本,反而加重了企业的负担。那么,要改变这种方式在制度上又该如何设计呢?

  

实行“普惠制”还是发放“补贴券”

  可以采取“普惠制”的方式,或按照销售量来补贴企业等方式。任常青认为,农机具补贴走向“普惠制”是一个发展方向,随着补贴额度的不断增加,实行“普惠制”补贴方式的机会越来越成熟。

  “普惠制”的方式可以从制度上消除农机具补贴中所存在的问题,有利于建立一个竞争有序的农机具市场。现在的农机具补贴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农机具市场的补贴特征。一方面生产厂家想尽一切办法争取进入补贴名录,期间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导致企业在产品研发和提高服务方面投入不足。因为只要一旦进入名录,企业就会获取丰厚的回报,不用再考虑市场的竞争。实行补贴普惠制有利于打破目前农机具补贴操作中存在的违规现象,减少补贴的损耗。有利于农机具企业进行产品创新和改善服务质量,农机具生产企业无需再耗费大量精力争取进入补贴名录了。这样有利于建立一个更加规范的农机具市场,而补贴依赖型的农机具市场不利于中国农机行业的发展。

  对此,郑风田认为,目前的补贴办法与政策都不是最优的,农民没能真正受益,参与企业也很不满,只有部分主管者挺满意。他认为,目前的补贴漏洞主要包括:其一,人为地招标指定某些农机具,存在太多的寻租空间,不利于保护主管干部,也大大缩小了农民的购买选择空间,是一种家长制作风及人为侵害农民购买选择权的一种行为。其二,目前只购买才能拿补贴,人为地让农民多买农机具,实质上是一种不经济的行为。

  他认为,不应该指定产品,而应该直接给农民发消费补贴券。农民拿这个补贴券既可以购买所需农机具,也可以互相转让,也可以用以购买别人提供的农机服务。这样才能使农民真正受益。企业实际上也乐意,因为用不着再“求爷爷告奶奶”到处找关系了,只要专心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足就行了。这样整个社会就会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判断一个事情的好与不好,行与不行,就要看最终的服务对象满意不满意。把决策权还给农民,这样的政策农民一定会满意。

 

  评论这张
 
阅读(744)|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