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农民工培训咋成了贪官们的“敛财工程”?  

2009-04-22 15:34:31|  分类: 社会热点问题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民工培训咋成了贪官们的“敛财工程”?

 

郑风田按:

无偿培训农民工,让他们找到合适的工作,让用工企业能够招到有技能的人力,这本是国家的“民生工程”,但实际执行下来的结果却是农民工不愿意学、用工企业还是招不到有技能的人工,但却让部分贪官腰包塞得满满的,让不法培训学校与贪官联合大吃唐僧肉,农民工培训工程变成了部分贪官与不法培训学校的“敛财工程”了。根据国家规定,每培训一名农民工,培训机构可获500元至800元财政补贴。仅贵州,从2006年到2007年底,全省就拨付培训补贴资金3.75亿元。自2008年以来,贵州省查处农民工培训造假系列案件150余起,涉及官员下至乡镇上至省级部门,贪污少则数万元,多则上百万元,不法培训学校骗取国家补贴金额多的达上千万元。

目前的农民工培训让三方都很不满意:农民工普遍觉得“学了也白学” “用不上”,“还是找不到工作”;用工企业觉得我招工但却拿不得任何培训经费,招来后还得再培训;培训学校也是怨声载道,说这样的竞争是不合法的竞争,大家都把精力放在搞掂主管部门而不是提高培训质量, 中央政府当然更不满意,国家花了这么多钱,效果却不怎么样。

发案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根本原因还是制度缺失,必须要重塑目前的培训管理机制,核心内容应该包括,一方面是如何改变目前政府部门的政出多门、多头管理、重复培训问题;另外一方面是如何改变管理农民工培训经费的部门,如何防止假招标指定,防止没有资质的培训学校通过作假套取大量农民工培训经费的问题。

解决这些漏洞的方法其实不难,关键是那些手握培训费的部门愿不愿意放权的问题。从政府部门管理的角度,其一是一定要改变目前政出多门的现象,集中在一个部门或者有一个总体协调的部门统一掌管相关的政策;其二是政府一定要退出培训市场,让市场来提供培训服务,政府的主要职责是监督与检查,而不是直接创办学校或者让指定自己下属学校来进行培训。从经费使用的角度,也应该进行彻底的改变,由于经费来源不一,农民工培训经费涉及到三家出钱单位,一个是中央政府,另外一个是劳动力输入地政府、还有劳动力输出地政府三家。针对这三家出钱单位,其做法应该也不一样:

 中央财政所出的农民工培训经费:应该直接以农民工培训券的形式发放,按每个省当年农民工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数量比例以及财政状态,统一发放。

劳动力输出地的农民工培训经费:有两条办法,最优的办法,也是最应该采纳的,就是直接把培训经费,按每个地区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农民工数量多少与财政状态,直接发放农民工培训券,由农民工自己选择去培训什么种类技能或者学校,政府的主要职能是负责监督培训学校是不是作假,农民工有没有得到高质量的培训。

次优的方法是政府应该严格限定培训学校的资质,比如必须成立时间有多少年?有多少专职老师?过去的培训农民工的就业质量等。

劳动力输入地的农民工培训:应该直接跟用工企业挂钩。按企业新招工农民工的数量直接发放培训费,由企业决定选择什么样的培训学校与机构。政府负责监督这其中有没有进行合格的培训。另外企业领取这些培训经费后必须保证所培训的农民的就业时间,比如必须要签五年就业合同等。这样企业可以有针对性的选择最优的培训机构,培训的农民工由于能够找到相应的工作,也乐意培训。培训学校的主要工作是下在提高培训质量上,也用不着求爷爷告奶奶去找培训机会了。企业、农民工、培训学校都满意,政府一定要退出培训市场,主要职能是负责监督。

(评论者郑风田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阅读材料:

农民工培训 何以成了“敛财工程”

20090420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汪志球

贵州一年查处农民工培训造假案150余起,涉及官员下至乡镇上至省级主管部门 

 

  【核心阅读】

  无偿培训农民工,是国家的一项“民生工程”。然而,在一些地方,这项政策却成了一些培训学校和官员谋取私利的“敛财工程”。

  根据国家规定,每培训一名农民工,培训机构可获500元至800元财政补贴。仅贵州,从2006年到2007年底,全省就拨付培训补贴资金3.75亿元。与此同时,2008年以来,贵州省查处农民工培训造假系列案件150余起,涉及官员下至乡镇上至省级部门,贪污少则数万元,多则上百万元,不法培训学校骗取国家补贴金额多的达上千万元。

  

  农民信息   遭到收买编造

  国家规定,培训机构要想领取培训财政补贴,必须有受培训农民户籍材料、联系方式、签字或签章等相关证明资料。

  经贵州省遵义市人民检察院查实,遵义市红花岗区社保局副局长舒秋和就业培训中心主任张吉英伙同他人,共同出资30万元成立“创立”职业学校,开展农民工培训。舒秋、张吉英两人委托学校副校长刘文勇和一些社会无业人员,搜集农民身份证及照片,搞虚假培训资料,骗取财政补贴谋私利。

  为获取这些材料,刘文勇以每份资料20元的报酬,说服正安县安场镇派出所副所长袁重,将派出所户口信息里的771套农民身份证资料和照片复制出来,又组织37个虚假的“农民工培训点”,拍摄一些所谓的“现场照片”,同时,在遵义县虾子镇,利用赶场天在街头摆摊设点,以一个塑料脸盆为“诱饵”收集赶集农民的户籍资料。

  

主管官员    参股经营培训

  培训补贴成了人见人爱的“唐僧肉”,各种培训学校也应运而生。2006年5月至2008年1月,先后有5人向时任贵州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杨锦福行贿,申请成立“理想”、“腾飞”、“时代”、“海丰”、“益通”、“现代”等培训学校,获得农民工技能就业培训定点机构资格,培训农民工指标也从每月500名增加到1000名。

  今年4月初,杨锦福因非法受贿87.2万元,被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

  与收取贿赂相比,贵州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就业局副局长江捷犯罪手段更隐蔽。他利用培训主要管理者的便利,在制定培训政策和实施管理时有意留下疏漏,在试点培训农民工的9所培训机构中,自己参股经营达3所,报告培训人数4万余人,占全部试点培训人数81%,获取财政补贴1680余万元。

  

培训造假   何以接二连三

  农民工培训造假何以接二连三?贵州省人民检察院在调查案件中发现,主要是缺乏严格规范的农民工培训制度,没有明令禁止政府管理人员参与办学,从培训机构审核、开班计划审批、补贴资金拨付等,决策权集中在劳动保障部门少数人手中,以致某些官员和培训机构勾结,肆意骗取资金。

  杨锦福案就是典型案例,行贿人只要能买通杨锦福,就可随意成立培训学校,增加培训名额。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杨锦福案件的法官认为,劳动保障部门对关键岗位人员行使权力缺乏约束和监管,导致上行下效,而且,对培训学校的资质缺乏严格的标准,门槛过低,给了不法之徒可乘之机。

  培训质量、补贴资金拨付等监管存在严重缺失。培训学校为了方便快捷获取利润,培训农民工大部分是应付了事,主要是获取农民工信息,就凭花名册等简单资料去申请补贴,而劳动保障部门不经过严格审查,照常拨付。

  

  【亲历者说】

  去年,我报了电工培训班,但是,培训学校登记一下身份证,一天课没上,就发点东西打发回家。知道国家免费培训农民工政策后,我非常气愤。农民工渴望通过学习增添本领,我们接受教育的机会本来就少,更没钱投入学习,希望有关部门能担起责任,把这么大的好事做好。

  贵阳市清镇市站街镇太平村村民 杨   

  

  当前,农民工就业压力大,更应加大培训范围和力度。防止腐败,堵塞漏洞,关键要完善农民工培训资金管理、使用和监督机制。对培训学校的资质,应有严格的标准,违规者须逐出市场,同时应将培训内容、学时、经费等让群众知晓,做到公开、透明,形成监督合力。

  贵阳市某农民工培训学校老师 张   

 

 

  评论这张
 
阅读(162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