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农村中小学“撤点并校”该打住  

2009-04-05 20:12:35|  分类: 社会热点问题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中小学“撤点并校”该打住

郑风田按:

目前农村中小学“撤点并校”已进行了八年,暴露了太多的问题,早该到了打住的时候了。撤点并校名义上是讲让农村中小学生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听起来挺美,实则是在实行了义务教育免收学费之后,以县为主的财政制度让不少地方政府为了减轻负担而出了一个馊主意,通过学校大合并可以减轻财政压力,但却毁了农村的教育,把学校都集中在几个学校,也可以搞一些形象工程,看着好看。这些撤点并校大跃进,忽略了以下重要问题:

其一,农村中小学一般是村庄的最高学府,现在给撤了并了,等于文化知识传播中心没了。本来城乡文化差距就够大的了,现在把位于乡村唯一文化景点也给撤没了,长久下去,农村不真成了文化沙漠了吗?一个村庄,村小学的老师应该是乡村最高文化的代表了,中小学所在地也是村庄文化的独苗苗,现在不分青红皂白地给并了撤了,等于把文化中心给亡了,未来的农村文化教育中心该如何办?还有些地方把县以下的初中都给取消了,都挪到县城了,县城倒是好了,集中了这么大的未来人力资源,但我们乡村该怎么办?一个县域要真正有活力,必须有多个中心。一个学校的存在不仅仅是学校,它还担负起文化传播的重任,是知识中心,这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都给有意无意地给忽视了。

其二是小小年纪让孩子跑那么远的距离上学,也太不人道了。一个一年级的小学生,为了上学,路途那么遥远,安全不说,光路上要耽误多少时间?这个政策可能也是目前中小学生早早退学的原因之一。即使住校,虽然解决了路途劳累,但远离父母,这些小学生的心理与父母爱谁来解决?

其三是农民的负担大大加重。小小年龄就要跑很远上学,路费、住宿费、学费加在一起使一些贫困户的负担大大加重,最后只能选择让孩子退学。

其四,孩子上学时离家近,可以耳闻目睹许多农事,也增加许多农业技术的感性认识,现在年纪小小就离家,走了,未来我国下一代的农技技术教育谁来传递?

所以目前的撤点并校如果再继续执行下去,温家宝总理担心的农村生源在大学骤降的困境将会愈演愈烈,所以我呼吁还是快快地打住吧,别再让小小的孩子就那么乱折腾了,也别把农村的文化知识中心一个个地都给毁了。任何一个政策出台,都应该谨慎为好,不能拿孩子们当实验品,农村的中小学数量下降速度不恐怖了,不要让农村成为教育文化的沙漠。

(评论者郑风田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阅读链接:

农村中小学“撤点并校”的八年之痛

2009-04-02 09:26:00 来源: 南方网(广州)

农村中小学布局调整,简称“撤点并校”,一个推行了8年的改革,随着一系列“尴尬”的暴露,再度走进公众视野。孤儿背井离乡独自求学,父母含辛茹苦将儿女送到城中读书,城镇学校校长惊惧农村学生如潮涌来……这些镜头,不容我们再回避部分地方“撤点并校”带来的后果。

农村并校后,上学路途远,只好请车载孩子去,负担剧增。

编者按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广东农民代表杨月娥说,“学校撤并,孩子们不得不去镇上上学,一些孩子离家就是二三十里,车费、住宿费、伙食费,一年保守都要1000元,实际上农民的负担反而加重了。”

农村中小学布局调整,简称“撤点并校”,一个推行了8年的改革,随着一系列“尴尬”的暴露,再度走进公众视野。

无论是扩大学校规模,还是优化教育资源配置,广东在努力达到布局调整初衷的过程中,上学难、废校利用难、学生辍学、城乡教育差距拉大等“副产品”也在不断出现。

孤儿背井离乡独自求学,父母含辛茹苦将儿女送到城中读书,城镇学校校长惊惧农村学生如潮涌来……这些镜头,不容我们再回避部分地方“撤点并校”带来的后果。

本报记者多方调查,透视在焦灼、阵痛中前行的撤点并校,探寻改革如何真正实现教育资源优化,让孩子们上好学、读好书。

话不多句,温晶晶便背靠着墙壁,低头哭泣。走进她身后这间低矮的土坯屋,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酸腐的气息,昏暗的灯光下,蚊虫在隐约飞窜。这个13岁的小学四年级女生,经过5年的起居进出,对这逼仄的空间早已习惯。

独自洗衣服,独自买菜,独自做饭,数年如一日,自我照顾已成为温晶晶的生活常态。倘若权丰小学没有并入横乾小学,她可以从寮下村的家中步行10分钟到达学校,而如今6公里的山路将步行时间拉长到3个小时,她不得不借住在横乾小学附近,独自求学。

红色的痘斑散布在温晶晶脸上,这是前几天得了水痘的症状,她没钱、也不懂得怎样去医治。夜幕逐渐拉下,泪水在温晶晶脸上已经模糊不清,空气中隐隐约约传来邻居的耳语:“水痘会传染的,要小心她……”

上学路遥

孤儿离乡求学

2001年,广东省开始调整农村中小学布局,“撤点并校”在大量补贴资金的推动下,席卷农村。大埔县百侯镇横乾村委会的权丰小学首当其冲,当年便被并入5公里外的横乾小学。

从温晶晶家所在的寮下村到横乾小学,是一条6公里的山路,崎岖不平,荆棘遍布。每个周五晚上,晶晶都要步行从学校回家,一趟要三个小时,晚上六七点独自走在山路上,“开始时很怕黑,后来就习惯了。最怕是下雨天,走黄泥路真的很危险”。

她是个孤儿,早就过世的父亲在她的印象里已经模糊不清,母亲改嫁后,也没来看望过她。

温晶晶还有两个哥哥,此前,三兄妹相依为命,在横乾小学附近寄宿,两个哥哥都会照顾她。然而,由于生活压力过大,大哥温鹏超被迫于2007年辍学,远赴海南打工;2008年,温晶晶的二哥温裕军升学,到百侯镇上读初一。

温晶晶只能独自料理生活。34日下午,当记者见到她时,这个瘦小的女孩正在村里的水渠边洗衣服。落日的斜晖照着田边缓缓流淌的河水,温晶晶光脚穿着凉拖鞋,一双小脚冻得通红,藏在身后的手掌紫一块红一块,脸上写满超出她年龄的无奈和忧郁。

“这孩子,就是生活压力太大了。”横乾小学校长罗建华轻声叹气,“学习也有点跟不上。”

考验还在后头,根据大埔县的相关政策,横乾小学还可能要继续与其他学校合并。对此,横乾小学校长罗建华一脸愁容,眼里充满了对这所漂亮学校的不舍。

在一次全县的校长会上,有关领导表达了将横乾小学合并的意思。群众闻听消息后,一时间议论纷纷:与其等学校被撤后小孩再转学,还不如早做打算,现在就跑去县城读书。

民间出资助建的横乾小学原来有60多个学生,2004年初传出并校的消息后,学校一下减少了20多人;到了20049月,又减少了十几个,流失的学生大多去了大埔县城里的小学。

如果横乾小学再被撤掉,晶晶该怎么读书呢?她摇摇头,“还没想那么多。”与晶晶住在同一排借宿房的7个横乾小学的学生,因为有亲戚在身边照顾,目前相对幸运,但未来可能发生的再次并校,将会考验他们。

化州鉴江开发区,虽然地处平原,道路平坦,但该区的东方红村民却有自己的担忧:当地试图将石头小学、甲塘小学和东方红小学三所小学合并,而从石头小学到新教学点的唯一通道,被两条公路和一条铁路切断,学生上学安全隐患很大。

在载着记者穿过新茂化公路时,东方红村委会龙坡村村长庞卫干停在路口,左右观望穿梭的货车、油罐车、摩托车和客车,在确认安全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开动摩托穿过马路,他无法想象年幼的学生何以应付这样的车来车往。

铁路线上,火车不时轰鸣而过,也让庞卫干提心吊胆,倘若下雨,铁路下的村道涵洞便会积水,学生需要爬过铁路。

因群众意见较大,目前,这三所学校的合并已经暂停。

负担加重

辍学潮流涌动

学校不断向城镇合并,不仅使小孩上学越来越难,同时因为城乡经济存在差距,也让许多农村家长在经济上力不从心。

“从江林中学转到江谷中学,上学费用一下翻了几倍。”四会市江谷镇小乐村村民吴世财,因无力承担飞涨的上学费用,两个孩子被迫先后辍学。

去年一年,仅几十户人家的小乐村就有4个初中生放弃了学业,十五六岁就外出打工。吴世财的女儿吴金虹转到江谷中学后,读了七天便辍学,到镇上的陶瓷厂打工;儿子读到初二时,也放弃了学业。

“他们在江林中学读,我还供得起,在江谷的话只能不读了。”因为家穷影响了孩子的前程,吴世财感到很愧疚。“我们村很多孩子都想读书,但付不起一星期六七十块的费用,要是江林中学还在就好了。”身边一位老人附和道。

对小乐村的小学生来说,原小学并入大垌小学后,最直接的变化是,每天要在悬崖边的山路上蹒跚3个多小时。所幸新增的费用并不多,只是每天一两块早餐钱。

然而,小乐村的中学生处境就完全改变了,“打一桶热水,都要5毛钱”。自从20069月江林中学并入10公里外的江谷中学后,上学的费用立刻飙升。一个学生,交通费每星期来回要10块钱(读江林中学是6),伙食费一天10(在江林中学一个星期才十几块),一个星期的总开支要60多块,是在江林中学的4倍,这还不包括每个学期的寄宿费120块。

如果有两个小孩在江谷中学读书,一个月便需要支出480块钱,这对以打柴为生的小乐村民来说是无法承受的。村民吴世强砍柴多的时候,一天能砍200多斤,一般100斤柴能卖到9块钱,算下来每月有600多元的收入,刨去家用,根本不够小孩读书。“碰到下雨天就无法上山,有时砍多了林业站还会来罚款。”吴世强说,就连这点微薄的砍柴收入也不稳定。

因此,一些学生被迫辍学。大垌村的王伙珍(化名)便是其中之一,20069月开学后,她在江谷中学呆了不到一个星期,便辍学打工,一度在酒店当DJ公主。

辍学在大垌村,已经成为一个现象。摩托仔随意地用手一指,便能发现辍学孩子的身影。

退休教师冼文初说,江林中学并入江谷中学后,已经有120名左右的学生辍学。

爆满与萧瑟

城乡学校分化

化州市教育局副局长何明峰称,化州并校的力度很大。根据该局提供的资料,2007年化州市撤并教学点105个,2008年撤并小学207所、初中9所,两年共撤并学校321所。仅两年时间,化州撤并的学校就占学校总数的37.5%

同样,大埔县的小学由2002年的254所减少到如今的142所,七年时间共撤并小学112所,撤并的比例为42.3%

四会市教育局副局长钟丹说,四会中小学数目从2001年调整前的175所减少到目前的125所,撤并比例为28.6%

撤并势不可挡,步步推进,一些农村学校却日显荒凉。

四会市江谷镇。临近放学,十来个孩子在顺带小学的操场上玩闹,两栋三层楼高的校舍空荡得有些萧瑟。这两栋房子贴着粉红色的瓷砖,在山林的掩映中格外显眼,其中新的那栋是2005年修建的。这栋新楼,随着部分高年级学生次年转到大垌小学就读,只用了一年便人去楼空。

两栋校舍的整修总共花费20多万元。据顺带小学罗校长透露,如果今年学校的孩子继续流失,顺带小学不久后将会被全部并入大垌小学,地处偏远的校舍到时如何安置,“我心里也没谱”。

其实,这样废弃的校舍不止一处,同样处在江谷镇的江林中学,已经门窗大开,灰尘满地,荒草长了半层楼高。

2003年,江林镇和江谷镇合并,江林中学也随着江林行政机关的脚步,被并入了十几公里外的江谷中学。江林中学的原校址至今没有用作其他用途,学校操场上的篮球架亦未拆去,校舍的教室中胡乱堆放着一些杂物。

与农村学校空落落的校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县城小学的操场塞得满当当的。

在并校之前,顺带小学原有85名学生,而大垌小学只有43人,并校后,顺带小学留有的两个年级还剩12个学生,而大垌小学增加到75人。除去大垌小学六年级毕业的17名学生,大约有25个孩子在并校过程中流失了,这些流失的孩子大多到了县城读书。

面对逐年涌入的农村学生,大埔县城的小学不堪重负。大埔县城的大埔县第三小学,聚集着众多从农村进城读书的孩子,该校学生人数逐年增长,近三年每学期增加100多人。

自从并校政策实施后,大埔三小的在校生人数从800人增加到了1600多,“现在我们学校已经完全饱和了,好多班达到了六七十人,县教育局要求我们减少招收农村学生,可还是不断有人要来。”

大埔三小的吴副校长说,大埔三小现在共有28个班,一到三年级各有4个班,四到五年级各为5个班,六年级有6个班,其中六年级在去年开学的时候,整整多收了一个班的农村学生。

“从各个年级的班级数也可以看出,近年来有许多高年级的农村学生转进学校,而且势头没有减缓的趋势。”吴副校长表示,真没料到乡镇的小学布局调整,会给县城的小学带来这么大的影响。

2000年,大埔三小建了些新校舍,当时因为部分班级有空额,便接收了一些从农村来的学生,结果一发不可收拾,越来越多的农村学生闻讯赶来,至今已有超过一半的学生来自农村地区。

大埔县城共有四所小学,其他三所小学的情况也和大埔三小类似,其中县中心小学和实验小学的学生人数都已超过了3000人。

县城学校虽然学生人数陡增,但经费状况并未跟着改观,导致后勤服务跟不上。另外,一个班六七十名学生,也让教师的教学管理压力加大。

鉴于县城小学因为拥挤导致教育质量难以提高的现状,大埔县教育局已经计划在县城新建一所小学。 (本文来源:南方农村报 )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