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危机后全球最大的受害者群体被冲成什么样?  

2009-05-14 15:56:09|  分类: 社会热点问题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危机后全球最大的受害者群体被冲成什么样?

郑风田 邢熙 中国人民大学

 

经济危机后,那些在外打工者最易受到大的冲击。就如美国危机后,首先把我国2000多万多农民工的工作给弄丢了。好像全世界的规律都一个样。最近一期的美国时代周刊对全球这个群体受冲击的情况进行了专题的报道。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其他国家那些外出打工者在危机面前的艰辛吧。(来源:TIMEThursday, Apr. 16, 2009On the Road Again: the Global Recession Scatters Workers

 

经济危机最先使那些临时工打工者丢掉工作,这些临时工一般都是来自不同地方的移民。移民是危机最大的受害者群体之一。

 

当经济急速增长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是赢家。猛烈地经济增长使得很多地方劳动力短缺,但是靠国外的劳动力可以得到很好的缓解。在几年前的赌博业发达的中国澳门地区,对娱乐业的巨大投资和两位数的经济增长速度使得人口成指数增长:澳门的工人从2003年到2008年的9月增加了4倍,达到了104000人。由于金融业的膨胀,从2000年到2008年新加坡的人口增加了20%

 

由于移民或者说劳动力的转移使得社会也得到了转变。在阿联酋,石油业的景气吸引了如此多的外国人以至于到去年为止,只有19%人口是本地人。阿联酋的首都迪拜从一个沉睡的阿拉伯港口转变成了一个熙熙攘攘的大城市,自由主义的西方人和虔诚保守的穆斯林在这里共存。非常戏剧性的,这样的转变发生在了世界的各个角落,根据照联合国和其它的资料显示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到去年为止在国外工作的移居者的数量从16500万增加到了20000万。

 

如今,经济的衰退正在证明工人大批的离去。从去年10月到今年2月,澳门无处不在的工人减少了15000。今年一份一月份调查显示,到2010年将会有200000人离开新加波,紧接着消费将下降,资产也会下跌。EFG-Hermes投资银行预测由于城市资产和金融市场的下挫,今年迪拜的人口将下降15%。大量的旧车BMWsMercedes闲置。“没有人有钱,没有人买”一个汽车销售人员说。为了活跃销售市场,政府组织拍卖被抛弃在飞机场附近的旧车。店面设在Satwa区,是Sheikh Zayed路附近的一个菲律宾招待和服务生聚集的地区。

 

贫困的移动临时工回到更贫穷的家乡日子更难过,没有多少人能够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大多数离开本国前往国外的人都是因为本国的较差的就业前景。现在的经济危机迫使很多不得不回乡,而在家乡等着他们的只有贫穷。Michael dela Cruz也是毫不例外。2004年菲律宾电工离开了自己的家乡来到了韩国,成为了一家汽车制造厂的机械师。每个月1600美元的工资使得他和妻子能租了一个房子,三个孩子中的两个送到了私立学校学习。但是2007年中期,他的财富开始减少了,因为工厂生产减缓。到2008年他的收入减半,他每周工作很少超过三天。接着,到了20089月份,这家韩国公司倒闭了,他也随之失业了。由于他的签证即将到期,他不得不按照法律带着他的家人不情愿的回到了Hagonoy。“在那我找不到工作”Dela Cruz说,“即使我找了一份工作,工资也是低的不能支撑我的家”

 

并不是所有的都回家了。很多失业的移居者宁愿呆在自己的新家选择坚持即使是紧张的生活在一种困难的境地,在劳动力市场的边缘同本土的工人非法竞争越来越稀少的工作。“他们会被定为是违法的” 一个国际区域劳动力流动组织的专家Manolo Abella说,“移居者经常忍受着各种各样的虐待和剥削仅仅是为了能给待下去挣点工资。”去年,Kurama Lingham离开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设下了印度南部牧民人的生活去了迪拜。他在一个建筑地工作,但是由于经济危机,他的工资被老板大幅度削减以至于都不能养活自己,更不用说给远在印度的家人寄钱了。4个月后,他辞了工作,但是也没能找到新的工作。现在他无家可归,睡在公园里。回印度对他来说也许会更糟,因为他为了来迪拜借了3600美元。“我的脑袋不听使唤了”他说。“我害怕去思考。”

 

来自贫穷地区的临时工原指望通过打工给家庭寄些汇款,但当危机时,发展中国家、落后地区却要承受着这些在外打工者被迫回流的痛苦

 

Dela CruzLingham这样外出劳动者的命运使得为经济危机给发展中国家的问题雪上加霜。来自国外工人的汇款,寄送回家用于支撑家庭生活的现金,贫穷地区主要的成千上万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世行估算2008年这些流回发展中国家的资金高达3050亿美元,三倍于对贫穷国家的发展援助资金。然而这些汇款今年已经至少缩减了5%。像尼泊尔和菲律宾这样十分依赖国外回寄资金的国家不得不拼命地保证他们的海外工人挣钱。在未来的一周内马尼拉的政府向关岛和卡塔尔派出了专门为菲律宾海外工作人员的服务的官方团队;甚至菲律宾总统Gloria Macapagal Arroyo早在今年四月份访问迪拜时就曾会见了一些潜在的劳工需求工厂主。但是在马尼拉的一些非政府机构担心最近劳工的就业环境很难改进,维持现状都会受到损失。这个月官方声称Arroyo更愿意出台一项禁令组织工人去约旦河黎巴嫩,因为这些地区的工作条件危险。“海外工作的要求变得越来越高,但是当危机存在的时候,你需要把你送到任何你可能送到的地方,” Fabio Baggio(马尼拉移民中心的主管)说。(一个负责亚洲事务的部门发言人说这个法令将不会改变除非达成提高劳工福利水平的协议)

 

政府不按常规的安置回国的人员。在中国,最新的一次调查显示1200万工人返乡过端午节,希望在乡下的经济中心找一份工作但不得不留在了村里。由于担心大量的闲散人引来麻烦,当地政府为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在公共工程中找了工作,并为其余的人提供了补贴和小额的贷款来帮助他们从商或者务农。

 

在某种情况下,一些海外工作的人愿意回到家乡,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得不这样做。由于经济的衰退也带来了经济的繁荣的相对变化,西方大城市的经济前景比起一些“家乡”来说更加的惨淡。作为建筑工人在伦敦工作的29岁的Hubert Skrzynecki由于英国的就业机会的稀少和波兰经济的今年的回暖,他3月初就决定返回处于欧洲西北部的家乡波兰。“波兰的工资涨了,” Skrzynecki说。“我知道我会挣得比这里少,但是这个差距不在像几年前那样大了。”

 

经济危机给那些失业的高级打工者带来另外一种回流的机会,这些机会对发展中国家可能也许有不少的好处。

 

在某种程度上,海外工作者的返乡对祖国来说是个好消息。在过去受过高等教育的印度人经常选在美国的纽约或者英国的伦敦工作,但是现在由于西方世界的经济混乱,他们开始大量的返乡。31岁的MBA Jitendra Guha 作为Ogilvy & Mather的高级战略规划人员在纽约工作,拿着高额的薪水住在Manhattan市区。但是在美国度过了几年之后,他和他的妻子决定返回印度。几天内的三月末,Guha到达了印度并且在印度一家主要的烟草公司找打了一份工作,但是仍然从事以前类似的工作。“当你下飞机第一眼看到眼前的景象时你的心情会变得乐观许多,”Guha 说。“在美国这是完全不可想象的。”像Guha这样专业的技术人员能够给印度的一些重要的部门,像医药、信息技术等带来专业的技术的同时甚至能够促进印度经济的腾飞。印度商业和工业联盟的秘书长Amit Mitra在印度的新德里表示,“印度应该欢迎他们带来世界级的技术、知识和经验。”

 

 

经济危机使得保护主义盛行,临时打工者被大批弄丢了工作。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欢迎这样的事情发生。经济学家担心世界的经济危机正在引起保护主义盛行,就像对贸易和投资一样它也在阻止人才在国际间的流动。由于各地的失业增加,政府正在试图通过限制外来人口的就业来保护本国人的就业。在3月中旬,马来西亚政府撤消了60000原本承诺给孟加拉的签证,而这些签证是给那些准备来马来西亚工作的工人的,而且政府还正在胁迫外国人离开。“我们必须要首先照顾本国公民”马来西亚的前部长Syed Hamid最近表示。

 

这种情绪在世界各地蔓延。二月份华盛顿通过银行获得援助资金的方式增加对外国工作人员的限制而且美国总统奥巴马政府正在考虑入境移民的改革可能涉及到合法的但无正式文件的工作者。同样政治压力也迫使Gordon Brown政府设置入境移民障碍。这个月英国提高了欧盟外高技术专业人员学历要求和最低工资标准,政府认为这样一年内将使得进入英国的从业人员将从26000人降低到14000人。“从政治的角度出发将会使得移民遭到沉重的打击,” 伦敦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移民研究带头人Tim Finch这样说。

 

韩国人在危机后大批从北京撤回韩国

在中国景气的年份,北京的诱惑对韩国人来说是无法抗拒的。随着韩国和中国贸易与投资的大幅度增加,韩国商人涌入北京城寻找自己的财富;学生热心的学习汉语,像潮水一般涌入到中国的大学。他们集聚在像北京东北部发达的郊区望京等地区,在望京已经有大约8万韩国人定居。

 

如今,随着全球经济的衰退,他们却正在离开。随着中国经济发展速度的降缓,商业机会也已经几乎消失殆尽,再加上韩元的贬值,这也无疑增加了韩国人的生活成本。从2008年下半年起,住在望京的韩国人已经有大约四分之一已经离开了。在韩国学生集聚的五道口,学生公寓和卡拉OK厅的生意变得冷淡。在Xiangzhu Fang这家韩国式饭店,最近的午饭时间仅有一对韩国夫妇在用餐。“很多的韩国学生正在离开,有一些放弃了学业选择了回家”一个正在清华大学学习的Kim Ji Youn同学这样说,“对我们来说现在确实是十分的艰难。”

 

北京的韩国人仅仅是离开人群中一个小小的代表,在这个开放的21世纪,不知疲倦的人们四处散开去往世界各地去寻找更好的生活。在经济危机中,失业和就业机会的减少使得大量的离开工作岗位的工人、银行家、家政人员、建筑工人不得不面对困难和痛苦。一些新失业的人正在疯狂的努力来适应生活,希望他们的将来能有所提高。但是那些来自发展中国家到全球性的大城市打工的成千上万的人们开始被迫返乡,这使得家乡的资源变得紧张的同时也威胁到了近些年来本来缓和的扶贫进展。目前的经济危机证明了有一些大的赢家的同时也同样存在数量巨大的失败者。

 

从长期来看劳动力流动还将继续,因为衰退也不能压制全球化的最为重要的力量:劳动者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然而从长期来看,衰退不会使得劳动力流动终止。外国劳动力对全球经济讲已经是不可或缺的。拥有特殊技术的人员总是有需求的,而且他们会不停地追逐更多利益。世行的主要研究移民问题的经济学家Dilip Ratha 说:“劳动力在世界范围内流动要比商品和资金的流动面临着更多的障碍(例如移民法和签证限制),结果导致在海外工作的劳动力数量低于全球经济能够吸纳的人数。他预期在2009年全球的移民人数将有会增加,但是增加的幅度不会大。”“虽然劳动力正在返乡,但是也有一些人在离开,而且数量也非常的大,”

马尼拉的海外工人福利部门的负责人Carmelita Dimzon说。

 

Jan Smitowski是这些新的流浪者中的一员。要不是因为这次经济衰退,Jan Smitowski很可能还会作为一个机械师留在家乡。但是Smitowski最近在Beelitz镇附近的一个农场获得了一份工作,他的工作是收获芦笋。农场主Josef Jakobs每年需要引入300个劳动力来帮助收获。在景气好的年份,农场很难找到劳动力。然而在目前这一季,他已经被像Smitowski这样的人的申请给淹没了。Smitowski说他需要工作,然后寄钱回家给他的妻子和四个孩子。这个机械师已经开始考虑下一份工作了。“德国离这里并不是太远” Smitowski说,“但是如果汇率再次提高就值得去英格兰工作”即使这样极度的衰退也不能压制全球化的最为重要的力量: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FromTIME Thursday, Apr. 16, 2009

On the Road Again: the Global Recession Scatters Workers

(编译者郑风田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邢熙为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生

  评论这张
 
阅读(16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