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高压治理小产权房 通州强拆“碧水蓝天”  

2009-07-13 20:25:38|  分类: 社会热点问题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高压治理小产权房 通州强拆“碧水蓝天”

http://www.sina.com.cn  2009071306:48  燕赵都市报

  本报驻京记者 王小波

 

  小产权房是否应该给予合法身份的争议未了,北京正在加大对小产权房项目的清理力度。

 

  专家指出,强力清除或许不是一个明智的办法。应该跳出利益的桎梏,尽快找到解决之道。

 

  ■强拆“碧水蓝天”

 

  碧水蓝天小区在哪里?通州区张家湾镇北大化村的一些村民摇头不知。

 

  眼下,这片位于他们土地上的建筑成了北京“最热”的小产权房。77,北京市通州区法院对这片违章建筑进行了强制拆除。

 

  “200多名公安、消防和公职人员突然就来了,他们拉起了警戒线,我们从来没见过那阵式,都傻在那里。”小区居民高先生回忆说。

 

  在他的身后,一排二层连排小楼已化作一片瓦砾。

 

  710,一些业主外出反映诉求,留下高先生等人在这里看守。

 

  断水断电多天,居民们只得拎着桶到远处的村民家讨水,生活难度很大,但他们不愿意搬离。“这里就是我们的家,能搬到哪里去?”

 

  61,通州区法院的拆除公告已张贴到小区,限小区里的几百家租住户一并搬出去。一些人心里打起了鼓,更多的人还是心存侥幸。“不会真拆吧?这一片那么多小产权房,为什么单拆我们这里?”

 

  直到开发商突然无法联系,破拆机器轰鸣着开进来,居民们才意识到,这会儿要动真格了。

 

  在墙体倒塌烟尘腾起的那一刻,业主们的泪水夺眶而出。

 

  准确地说,他们只是这里的租房户,但合约租期却长达50年。

 

  碧水蓝天小区本是北大化村的农业用地。2003年,村民王希若与北大化村村委会签订了协议,承租116亩土地用于种植草皮,租期50年。20075月,王希若将其中的27.5亩土地转租给孟春刚,孟春刚建二层小楼一栋。

 

  200711月,孟春刚又将承租的土地及所建房屋转租给沃尔斯堡(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租期为45年。沃尔斯堡公司在这块土地上建五栋连体二层住宅小楼共计55套,四层小户型住宅203套。强制拆除时,另一栋四层小户型楼已近完工,计160余套。

 

  这个小区名为碧水蓝天,期间,开发商多次在北京媒体上登报出售。一套75平方米的二层小楼售价在15万元左右,每平方米均价仅2000元,销售一路火暴。之后,购房户和开发商沃尔斯堡(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签订了《北京市公有住宅租赁合同》,租期为50年。

 

  今年512日,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向通州法院申请执行,要求拆除违法建设,恢复土地原状。

 

  ■买小产权房是被逼的

 

  20084月,来自山东的高先生花15万元和开发商签订了合同。

 

  “在北京漂泊了十三四年,总算有了个自己的家。”高先生说。家的感觉没找到多久,岂料风云突变。

 

  高先生是一位安装工,爱人和孩子都跟着他在北京打工。高先生在市里干活,租住在通州农村民房里。

 

  “住在人家家里,总是不方便。房间不能按自己的喜好来动,随时有被撵走的危险。”高先生说。

 

  一家三口总是期待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窝”。期间,高先生多次动过买房的念头,但是寻来寻去,动辄5000/平方米的价格,让他只能望楼兴叹。以他每月2000多元的收入,还要考虑孩子的教育支出,如何购买那些最小也在百余平方米的商品房?

 

  这两三年来,一路飞飙的房价更让他心虚气短。从报纸上看到这处楼盘的出售信息后,高先生立即下定了决心。“我也知道这小产权房有风险,质量也没有保证,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买得起商品房还来买这种房呢?”

 

  他的邻居孙茹桂是张家湾镇黄家新村人。与丈夫离异后,孙茹桂和女儿一起生活,因为她是女性,没有户头,没法在村里起屋,住房成了她最大的心病,商品房她又买不起。

 

  听说这个楼盘的消息后,孙茹桂掏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花13.2万元买下这处二层小房,孰料,才展眉头,又上心头。

 

  “我一辈子的收入都扔这里头了,让我搬走,我搬哪里去呢?”孙茹桂不断地抹泪。

 

  他们的邻居李金生一脸怒气,“早不拆,晚不拆,装修花了七八万,刚完工就来拆。”

 

  “我就纳闷了,二三年时间,村里、镇里眼睁睁地看着起这么一大片楼,国土局也不可能不知道吧,他们早不取缔,不制止,现在我们的钱都投进去了,他们开着车要来执法。”高先生表示。

 

  而在北大化村村委会看来,碧水蓝天小区的居民们明知小产权房有风险,仍然购买,损失与他人无关。

 

  “他(土地承租人)捏造了了一个北大化经济合作社的组织与开发商签的合同,村里不知道。后来,那片房子上的拆字都写过好多遍了,我们还派人劝阻过购房的人,不要买那个房。”北大化村村支部书记毕玉山说。

 

  而业主们则认为,碧水蓝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在“默许”中出现的。“执法部门总是说执法难,其实不难,通知供电部门停止供电,建设部门告知建筑商不准施工,很多办法都可以防止违章建筑出现。”小区一位住户指出。

 

  ■小产权房来势汹汹

 

  北京市双利律师事务所律师黄必胜认为,在这起强拆小产权房事件中,法院的做法并无不妥。作为国家的司法机关,法院最重要的职能就是审判案件以及办理与案件有关的其他事务(如执行)。现在土地部门起诉开发商,法律文书生效后,法院应诉讼一方的请求予以执行,强制拆除小产权房的行为是正当的。给购房人造成的损失应由开发商来承担。

 

  “应该反思的是,小产权房为什么能够在执法部门的眼皮底下盖起来并出售?盖完、售完又拆除,对业主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失,对资源也造成了巨大浪费。”黄必胜说。

 

  执法的倚轻就重也是住户们质疑的焦点。从碧水蓝天小区向东北行数里地,就到了太玉园小区,这里被称为北京最大的小产权房项目。不仅房屋数量庞大,矗立的脚手架显示,这里还在进行新的建设。小区一些住户已经从媒体上得知碧水蓝天被强拆的消息,但对自己的小区,他们并不担心。

 

  而同样在张家湾镇,类似的小产权房不在少数,路边摩的的遮阳篷上都被覆盖着小产权房广告。在张家湾、马营等地,都有类似的项目。

 

  此次碧水蓝天被强拆,似乎成为一个孤立的样本。于是,在该小区购房者中流传着一种说法,他们认为,目前的小产权房建设一般是村集体和开发商合作的形式,而碧水蓝天小区建设,村里并没有从小产权房中得到利益,其结果可想而知。

 

  碧水蓝天被强拆,又不仅仅是一个孤立事件。有迹象显示,北京正加大对小产权项目的清理力度。

 

  上月,北京市召开土地执法工作会,集中清理以设施农业为名进行房地产开发的“大棚房”,拆除了一批以大棚为掩饰的小产权房。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一些机构将本该用于农业生产的配套房,盖成了永久性住宅。北京市国土资源局负责人表示,“违法建设来势汹汹。”

 

  ■跳出“消灭”思维定势

 

  北京新一轮的房价跳涨,对“来势汹汹”的小产权房无疑是火上浇油。

 

  小产权房案例越来越多,“严格执法”或许已经无益于问题的解决。

 

  “如果都来强制拆除小产权房恐怕会引来大乱。”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说。

 

  郑风田认为,小产权房问题太复杂,在目前情况下不宜强制解决。他对北京郊区的小产权房进行了调研,发现买小产权房的大部分是弱势群体,他们在城里买不起高价房,还有一部分是老年人,他们把城里的房子出租或留给孩子住,自己到郊外买小产权房养老,降低生活成本。至于媒体报道的画家跑到农村买小产权房,只是极少数。打击小产权房,对弱势群体是不利的。

 

  “目前的政策规定也有欠合理之处,比如集体土地非得被基层政府低价甚至无偿拿走,再转手卖给开发商。开发的大产权房开发商与基层政府赚了大头,暴富了,而土地的实际所有者农民的利益却被排除了。所以有些农民就在自家的宅基地上建些房子进行出租出售,或者是旧村改造分得一些收益。如果目前基层政府与开发商合谋建房做法不改,小产权房也不可能禁得了。”郑风田说。

 

  他认为,问题出在强制性的土地管制上。由于供建住房的地限制极严极少,物以稀为贵,由此导致房价高涨,使很多人买不起房,只能去买便宜的小产权房。而小产权房需求多了,会让更多的农民建小产权房,又导致更严厉的土地管制,将房价抬得更高,如此循环,就进入一个房价愈来愈高、而小产权房愈来愈多的怪圈。

 

  “我认为,至少应该划定一个时间概念,让小产权房完善相关手续,逐步走向合法化。”郑风田表示。

 

  经济学博士马光远也有相似的观点,他认为,目前从法理上论证小产权房合法与否,意义不大。小产权房的问题,反应了中国房地产市场某种不能自圆其说的扭曲状态:一方面,完全脱离居民真实购买力的房价让居民对“合法建筑”只能望“房”兴叹,另一方面,价格远低于商品房的存在权利瑕疵的“小产权房”就成了低收入群体唯一的选择。而一些地方之所以严厉打击“小产权房”,并非基于一个对“法治正义”的捍卫,而主要担心“小产权房”的泛滥会对房地产业整个利益链条上既得利益的冲击。

 

  他认为,解决小产权房问题应该跳出利益的桎梏,跳出“消灭”,拆除等完全管制的思维,能以弥补手续的方式,逐步让这些非法建筑进入主流的住房体系。

  评论这张
 
阅读(15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