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郑风田:新“干部问责制”慎防被异化  

2009-07-14 14:21:59|  分类: 精准扶贫与乡村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风田:新“干部问责制”慎防被异化

 

干部问责制本是中央督促基层权力部门慎用权力、善待民众的好政策,但在基层实际执行中却被异化为“问责于民”制了,还有的“问责制”变成“株连制”,搞一刀切,让许多无辜的百姓被“问责”。这种问责制的异化问题应该引起中央决策部门的警觉。目前仅有干部问责制是不够的,还应该出台相关规定,去约束那些干部问责制的异化行为。

 

《领导干部问责暂行规定》的新意:7种情形将实行问责,4种情形将从重问责,被免职干部一年内不得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

据新华社712电,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了《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根据规定,党政领导干部决策严重失误,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影响等七种情况将被问责,被免职干部一年内不得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此外,问责决定一般应当向社会公开。

7种情形将实行问责。根据《暂行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党政领导干部实行问责:决策严重失误,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影响的;因工作失职,致使本地区、本部门、本系统或者本单位发生特别重大事故、事件、案件,或者在较短时间内连续发生重大事故、事件、案件,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影响的;政府职能部门管理、监督不力,在其职责范围内发生特别重大事故、事件、案件,或者在较短时间内连续发生重大事故、事件、案件,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影响的;在行政活动中滥用职权,强令、授意实施违法行政行为,或者不作为,引发群体性事件或者其他重大事件的;对群体性、突发性事件处置失当,导致事态恶化,造成恶劣影响的;违反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有关规定,导致用人失察、失误,造成恶劣影响的;其他给国家利益、人民生命财产、公共财产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影响等失职行为的。

4种情形将从重问责 。《暂行规定》指出,党政领导干部具有本规定应当问责的情形,并且具有下列情节之一的,应当从重问责:干扰、阻碍问责调查的;弄虚作假、隐瞒事实真相的;对检举人、控告人打击、报复、陷害的;党内法规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从重情节。 党政领导干部具有本规定应当问责的情形,并且具有下列情节之一的,可以从轻问责:主动采取措施,有效避免损失或者挽回影响的;积极配合问责调查,并且主动承担责任的。 被问责干部可提申诉。

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的党政领导干部,一年内不得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

 

领导干部的问责制本是中央亲民政策的反映,督促基层权力部门善待百姓。但我国的不少基层部门太善于创新了,许多问责制被扭曲异化,现随便举两例。一个是去年出台针对过去信访不作为出台的信访问责制,另外一个是矿难治理的问责制。按道理讲,这两项政策都是希望基层权力部门不要搞矛盾上交、踢皮球,扼制权力腐败的有针对性对策,但这些政策在实际执行过程中被异化执行。信访问责制被异化为对上访群众进行问责,矿难问责制被曲解为一刀切的向无数无辜中小煤矿被问责。“花钱买稳定”“摆平就是水平”等乱象百出。这些反映出我国基层权力部门执法的随意性与不受约束性。如何有效治理这些滥用权力现象,还是需要加大公众对权力部门的监督,让许多“问责于民”的行为暴光,实行阳光执政,可能会更好。

 

信访问责条例被异化,催生出“年灰色收入50万”的信访岗位,“花钱买稳定”愈演愈烈,还有诸多的“消号”、“办学习班”、“关进精神病院”等奇特现象。问责制本意是问责那些乱搞的官员,但这些官员却四两拔千斤,把问责转变成问责上访者的制度了?

   最近跟一位县公安局长吃饭聊天,收获很大。据这位公安局长暴料:省级以上比较重要的信访岗位年灰色收入到少50万。为什么过去的信访清水衙门变成了最热的岗位?据说连门卫保安也都成了香饽饽了?因为过去信访部门是“机关第一难”的岗位,清水衙门一个转眼间变成最热的公务员岗位之一了?原来都是去年的两条规定给升温的,那就是上访与职位挂钩的“问责制”。

党中央、国务院对信访工作高度重视,20087月,中纪委等部门颁发了《关于违反信访工作纪律处分暂行规定》和《关于违反信访工作纪律适用〈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次就信访工作责任追究作出规定,对处理信访工作不力的各级行政机关官员将被问责,各地在考核中也作了相应规定。信访问责规定的出台本意是想促进信访工作改进,改变过去不接待信访群众,光耍嘴皮子不按政策办实,促进基层权力部门去解决群众反映的问题。但没想到信访问责制却产生了当初政策制定者所没有想到的结果,那就是一旦上访事件威胁到在岗县长或者书记的官位置时,尤其是一些很难解决的上访事件时,他们就拎着大麻袋的钱去摆平,去花钱买稳定,实则是花钱买官位,去信访系统把“号”给消了。 据戏言,如果被问责了,连送钱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摆平就成了第一选择。

问责制本意设计是一项好政策,但在实施过程中却出现这样那样的奇怪现象,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

 

矿难治理的问责制也在实际执行过程中被异化成一刀切的株连制,成为矿难治理陷入恶性怪圈的主因之一。

问责制是治理矿难的重拳之笔,不曾想利民政策却被异化执行成害民政策,变成了株连制。

矿难治理有一个恶性的怪圈一直没有打破,那就是在一个地区,一旦有一家企业出事,其他的矿,尤其是中小矿,都要停产数月接受检查,不得开工。这有点一人犯罪大家受罚的味道。过了一两个月甚至半年之后,等风声过去了才解禁。由于市场的需求很大,于是乎,企业停产了那么长的时间,损失已经很大。为了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不少企业又开始加班加点地工作,很多安全的措施在无形中又给忽视了。时间一长,又有企业出事了,诸如瓦斯爆炸等等小儿科性质低级事故。于是辖区内所有的中小企业企业又都必须关闭,接受新一轮的长时间检查验收。一拖又是数月,又开工,又出事故……

我国的矿难于是就在这个恶性的怪圈中循环下去,这真是一件让人痛心的怪圈。这样的怪圈为什么会反复地发生呢?说起来你不信,是原来被拿来惩治矿难有效药方的问责制,问责制被不少人寄于厚望,也有不少人以为一问责了,事故就不会出了。他们绝对不会想到,这个一个看似很有效的制度,实际执行下来却被异化成了矿难发生的主要帮凶。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主要的原因还是问责制由对官员冲击太大,为了转移风险,当然也是为了推卸责任,降低丢官风险,问责制在许多地方就被很奇怪地转化为株连制了。问责制本来是一个大快人心的利民好政策。政策的初衷是让那些不作为的主管官员官位不保,切切实实地受点损失。政策设计的出发点是好的,没有什么不对。但问责制最终异化成株连制,是当初政策制定者无论如何都没有预料的。问责制演变成株连制,虽然听起来奇怪,但却成了一个常规。

比如最近河南登封煤矿921事件,一个煤矿出事,全体河南30万吨以下的小煤矿都要停产数月接受停顿(见新华网郑州9月23日电(记者程红根)记者从河南省有关部门获悉,河南省日前已部署在全省开展矿井安全生产大检查,全省小煤矿必须无条件停工停产整顿,并严格落实安全生产监管主体责任,严格实行责任追究,全力遏制煤矿重大事故发生。按照《河南省人民政府关于立即开展小煤矿停工停产整顿的紧急通知》要求,9月15日至10月10日期间,全省小煤矿必须无条件停工停产整顿)。官方的停产版本时间并不长,但所有的小煤矿都得挨板子这是个事实。实际上据圈内朋友暴料,许多企业三个月过去了还不让开工,并不是纸面规定的一个多月,一拖半年也是常事。笔者在山西与河北调研时也发现同样的现象,问责制由于让主管官员的官位受威胁,这些主管者就开始滥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对那些没有犯错误的企业也开始乱打板子了。

一个辖区内,往往是一个省,或者是一个地级市,一旦有一个矿产企业出事,该行业的主管官员们马上一声令下,辖区内所有同类企业都要统统停产数月接受安全检查,该政策一般是一刀切下去。听起来好象很重视安全。你检查一两天还可以,这个检查目前有愈拖愈长的趋势。无论你这个企业过去多么地遵纪守法,都要挨板子,统统停产接受检查。这样的停产并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1两星期,而是3个月甚至更长。问责制演变成了某些官员肆意问责辖区无辜企业的制度!真是让人想不到。

 

所以如何防止问责制被异化,被滥用应该是以后关注的重点。

(评论者郑风田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