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郑风田:江西“万亩”假种子绝收案有太多疑点  

2009-07-06 11:44:10|  分类: 社会热点问题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风田:江西“万亩”假种子绝收案有太多疑点

 

我国又现假种子致农民绝收案。据中广网浮梁74日的消息,在江西省景德镇市浮梁县,

由种子质量引发了农民一万多亩早稻几近绝收的事件,种植的早稻有许多都不灌浆,稻壳里多数都是空壳,农民面临着近乎绝收的困境。报道讲卖种子的公司叫浮梁县利民种业公司,它生产的这批“优Ⅰ402”早稻种子共有两万多斤,其中一万多斤在本地销售,另外的在抚州、鄱阳等地,初步估计种植面积在一万亩以上。其实这样的假种子致农民绝收案在我国远不只这一件,每年都会发生不少起。

报道讲,省级专家对种子的质量进行鉴定的结果制种技术人员由于专业知识欠缺,在制种父本提纯复壮过程中,选择偏差和程序不到位,恢复基因严重丢失。

   此次假种子害农事件的再次发生,疑点重重,有好多信息尚未公布出来,不少问题有待进一步查清:

这批假种子是不是该县良种补贴品种?如果是,是招标指定还是让农民自由选择的?如果是招标指定的,卖假种子的公司与种子局又是什么关系?这里面有没有腐败?种子局又是如何对良种进行把关的?卖假种子的公司究竟卖了多少假种子(据大江网2009-03-31 在“服务农民育良种-记浮梁县利民种业有限公司”的报道中,该公司每年制种10万多公斤,也就是20多万手,这次的报道讲只有2万斤,另外的18万斤跑哪里了?这次的早稻假种子究竟有多少斤令人怀疑)?本地农民的实际损失究竟是多少亩?外地的农民损失又是多少亩? 如何进行损失赔偿?卖假种子的公司又是如何快速拿到省农业厅的经营许可的?省农业厅在发经营证的同时,对制种专业人员素质又是如何规定审核的?等等有待于进一步澄清。

 

该假种案是否又为良种补贴缺陷导致的怪胎还有待于进一步核查。目前该县的良种补贴程序究竟是如何执行的目前并没有公布。从网上查到的资料,卖假种子的浮梁县利民种业有限公司,于2008128由原县种子公司改制成立,拥有育种“专业技术人员”5名。过去的县种子公司一般都是当地农业局的亲儿子,但在市场竞争中,由于机制问题,死伤大半。但国家这几年的良种补贴,农民能够真正得到多少好处难讲,但当地的种子公司可是趁机起死回生了,大大地发了一笔财。不知道该县把县种子公司进行改制,与良种补贴趁机有钱赚有没有关系。如果记者没有报道错的话,该县居然还有种子局,看来良种补贴催生了一大批政府机构的“新生”。我国的良种补贴招标,里面容易出现回扣等腐败问题,此由而产生不少种子公司由于搞掂了种子局,假种子也趁机混入市场害农民。

另外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就是出了假种子事件,按一般的道理推测,类似的举报事件种子局一定不应该是第一次听说,但看一看报道中所讲该县种子局的作为,你会大跌眼睛的:据中广的报道讲,该县种子管理局局长江有祥说:“这是个大教训,接连开三个会,上午开下午开晚上开。第二天马上成立应急小组,第三天我们就全县的农业干部,包括乡镇的,下去普查、调查,摸底。那么我们以后除了平时正常监管的话,以后我们想对企业基础上设置个门槛,要先到我们这儿备案,备案以后要强制让它进行试种、鉴定,那就放心了。”

真是让人奇怪了,一个县规模也不大,出了这么大的事,按道理讲,局长首先应该到现场去调查,或让出事的种子公司来汇报,但该县种子局却用了三天时间,第一天开了一天的会,第二天成立个应急小组又用了一天。应急什么?更奇怪的是,局长说要对企业设置个门槛,到他们局备案。难道过去在该县卖种子的公司没有门槛?出事的种子公司是过去的该县种公司,刚刚改制一年,我估计种子局不会不知道此事吧?新成立的公司种子局有没有股份?与种子局究竟是什么关系?该县良种补贴中,该种子公司占多大比例?我希望记者们去查一查。

良种补贴本是中央惠农的好政策,但在实际的执行时却难逃部门利益的泥潭,陷入将“好政策办坏”的部门利益怪圈。一些主管部门在良种补贴政策执行过程中设置寻租空间,滋生出腐败空间,使伪劣种子流入市场,甚至由此造成农民的减产绝收,激发群访事件,最后却让国家来买单,“这是对人民的犯罪”。

国家这几年利民政策大好,对良种进行了不少的补贴,2002年中央财政投入一亿元开始对良种补贴进行试点,2003年投入良种补贴3亿元,2004年中央投入良种补贴28.5亿元,2005年良种补贴38.7亿元,2006年良种补贴41.54亿元,2007年良种补贴51.91亿元,2008年良种补贴120个亿,累计已投入约285亿元。很遗憾的是,这么好的惠农政策,由于良种补贴制度机制设计存在重大缺陷,从而导致许多怪现象产生:不少地方农民认可的好品种却不能进入良种补贴,现在不少地方官员热衷搞良种补贴招标,出现不少回扣等腐败问题。据投资者报的报道,许多地方良种补贴存在虚报浮夸和腐败问题,还有些省农业部门层层设卡,明目张胆地索取“好处费”,包括“企业必须到省农业部门请求列为补贴品种(交挂号费),再到地市农业部门确认为进入品种(交进门费),最后还要到县农业部门投标应招(交服务费)。”。通过猫腻上来的公司拿了钱,却给农民坏种子。玉米专家佟屏亚认为,农业部以“项目”实施良种补贴操作方式,层层设卡,招标采购,成绩不大,弊端很多。概括起来有5句话:搭建了层层索贿的平台,统一供种干预种子市场的正常运行,基层农业局重新成为最大的垄断经销商,剥夺了农民用种的自主权和知情权,还可能导致种子企业濒临破产。“现在的良种补贴是老百姓和种子企业都得不到好处,好处全被主管部门得了”。虽然农业部已在去年底出台了一个新的改进文件,但各个基层实权部门哪肯放弃到嘴边的肥肉,实际执行效果如何还真是难讲。

 另据报道,河南省主管农业的副省长刘满仓在今年的一次会议上批评各县各市农业部门:你们这些当局长的,都说补贴怎么好,农民现在上访,还不是因为你们包办的种子不抗旱,政府已经把办公费用给你们了,你们为啥不工作好,你们还是坚持招标。

 

   另外,在网上搜索到江西农农业厅的一个公告,二○○八年元月二十六日江西省农业厅公告(第5号)中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江西省农作物种子管理条例》和《江西省农作物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的规定,我厅批准发放江西雅农科技实业有限公司等7家种子企业《农作物种子经营许可证》。 批准发放《农作物种子经营许可证》的种子企业名单中,排在05号的就是浮梁利民种业有限公司,经营时间至2013年。该公司刚改制就拿到了经营许可,看来能量不少。那么江西省的农业主管部门又是对该公司声称的技术人员合格性进行把关的?

 

该假种子案有太多的疑点,希望主管部门进行查处,了防此类害农事件的再次发生。但按过去的经验,估计又会是一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不了了之的结局。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我国假种子案屡现的最主要原因。

(评论者郑风田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4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