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郑风田:深圳政府机构改革不能“以小为美”  

2009-08-01 20:31:30|  分类: 社会热点问题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风田:深圳政府机构改革不能“以小为美”

深圳政府机构改革如果仅仅在“小政府”上打转转就错了,我国的政府体制改革不能再“以小为美”,认为“政府小了”就好了是很大的误区。政府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在成熟的第三方组织没有发育成熟时不能贸然全推给社会,否则会带来严重的社会大问题。“小政府大市场”搞不好就成了“小政府”带来“社会大问题”。所以对政府机构改革的方向性问题,还是应该从中国的庞大人口国情出发,适宜选择合适的模式,不能片面模仿欧美的小政府,“以小为美”。

《深圳市综合配套改革总体方案》要求“建立健全决策、执行、监督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仔细看了一些相关报道介绍该方案的内容,觉得方案提出的“大社会小政府”在目前的中国是行不通的。方案设计者骨子里的崇尚欧美“小政府”的情节太重,模仿痕迹太重。故该方案丢掉了我国体制中许多好的成份。我国行政体制的一些内容,近年来连欧美都在有意去学习,而该设计方案却丢掉这些宝贝去“东施效颦”,真要按该方案实施,难有好的结果。

片面模仿欧美的“大社会小政府”是条死棋,原因就是中国的人口密度比欧美要高出太多,而我国传统上又是缺乏强大社会组织发展传统的社会,几千年来一直都是这样一个格局。如果不分青红皂白去模仿搞小政府,为小而小,是难以成功的。正如该方案起草者的一位专家所言,在此之前,深圳曾进行过多次政府机构改革,但历次改革都没能走出两个怪圈:一是权力一收即死、一放就乱;二是机构改革陷入精简、膨胀,再精简、再膨胀的循环。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原因是药方给开错了,但该位专家的确找到另外的错误原因:“过去的改革侧重机构和人员调整,没有考虑怎么给政府的事务做减法。新的改革思路就是要把这些事务尽量剥离出去,政府管得少了,机构精简、政府职能转变均可自然实现。”把政府的事务剥离出去,让政府不去管理,这样的设计思路就错得更离谱了。果按照这样精减下去的思路去做,很危险。

当精减成为政府机构改革的唯一改革目标时,那就太危险了。判断一个政府机构改革是否成功,最主要的衡量指标应该是老百姓的满意程度以及效率与效果,而不仅仅是在机构人口数量上打转转。纵观世界其他国家的政府部门改革,也从来没有把减少数量当成唯一目标,克林顿在其任内提出重建美国政府的效率,也没有把精减作为改革目标。

我国农村基层政府机构改革就犯了“以小为美”的错误,走了不少的弯路。实际上我国农村的改革自80年代以后,一直在走政府从农村退出的路子,大力精减政府机构人员,过去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是以“精乡并镇”为改革的主要目标,其负面的结果也很明显,乡镇是合并不少,但老百姓的办事效率并没有因此而提高,而是更难了。许多农民为了办点小事,由于撤乡并镇,要跑老远老远的路。而原来撤掉的乡镇慢慢变成很衰败,某种程度上也不利于农村区域经济中心的形成。片面精减基层政府组织的另外一个负面结果是导致许多农村基层组织的摊痪,许多政府该做的事,该提供的服务,却没有人去做没人去提供。政府部门等于自动地放弃了这块农村阵地,导致我国部分地区群体性事件愈演愈烈,甚至出现黑恶势力泛滥等大问题。

今年海南东方市出现的两村械斗并围攻镇政府的群体性事件,就是基层组织瘫痪的后遗症。这两个村庄长期有矛盾,但却一直难以从当时政府得到真正的帮助,由此才导致小矛盾越积越大,最后出现恶性群体事件。如果当地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遇到矛盾后能够及时得到解决,就不会有这些悲剧的发生。强有力的政府需要人力物力财力,当群体遇到问题时,需要他们去解决化解。但目前我国农村基层组织的改革方向却是过多地放在精减人员上,导致目前已有人员还不够完成上级下达的各种各样的“一票否决”任务指标,这样就很难有精力与金钱去解决基层老百姓出现的各种疑难问题。

联系到去年的瓮安事件也是同一道理,据事后的调查分析,瓮安之所以会发生这么严重的恶性群体性事件,与这些年该地区农村基层组织严重弱化有很大关系。由于政府财政投入有限,人员又严重精减缩编,农村基层真正干事的人远远不够用,由此导致群众有事需要政府解决时,却找不到人去处理。农村的安全保证如果政府不提供,那黑社会就会自然派生出来填补,于是当地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黑道帮派。这些黑帮打着为村民解决纠纷的旗号,在出现意外事件里,很容易会趁机闹事,带来大的社会不稳定事件。

最近去广东佛山的一个区考察,该区区委书记的做法我很认同,那就是不能再片面提小政府了,不能为小而小,而忽视了中国社会处在转型时期,需要处理的问题也太多了。他们在改革中不但不缩减政府机构,还在村里派警察兼村副书记,在镇里设纪委书记,这些机构按我国目前的编制都是不被允许设的,都是超编,都要精减的。但他们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不唯上只唯实,在村里安排警察,很好地解决了目前农村治安趋于恶化的问题。如果为了编制不设警察,农村存在的问题越积越多没人管理,则会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

所以改革的思路是提高政府的运行效率与服务效果,不能够仅仅在“以小为美”上打转转,要打造一个高效的政府,该管的事还是要管起来,不能以小为美,一切围绕小的转,认为政府一小了,就什么都好了。特别是象深圳这样有着巨大的城中村及外来人口的城市,政府要干的事情太多了。如果行政体制改革一直沿着小的走,有意去放弃政府应该承担的责任,其他相应的配套没有建立起来,相信是很难走下去的。

(评论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