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郑风田:全国抗旱愈抗愈烈,水利战略必须大调  

2009-08-28 15:09:48|  分类: 社会热点问题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风田:全国抗旱愈抗愈烈,水利战略必须大调

国家防总消息,当前我国北方地区旱情已呈回升态势,南方地区旱情露头后发展较为迅速,特别是部分地区旱区人畜饮水困难问题比较突出,全国抗旱形势严峻。截止27日统计,全国农作物受旱面积为1.45亿亩,超过多年同期均值300万亩,其中重旱6107万亩,干枯2975万亩,有693万人、562万头大牲畜因旱发生饮水困难。(人民网)

近年来我国干旱发生的频率愈来愈厉害了,而我们对付干旱的能力却愈来愈脆弱。这实际是折射出我国过去许多水利建设的战略出了问题,已经到了必须进行调整的时间了。实际上这些年我国的水利投资不可谓不低,每年有1千多亿的水利建设资金。但遗憾的是,农水在整个水利建设中一直不被重视。原因其实很简单,搞工业用水、居民用水都可以得到巨额的利润,而农水由于低价的粮食,不可能进行收费。这种低农水的价格现状,决定了各种农水的投资永远被置于很低的位置,不被重视。

但实际上农水又占很大的位置,但只能在出现包饿荒时才能显示出其重要性。但这种现象一出现必然会带来很大的社会问题。所以农水更重要的是要从公益性的角度来进行考虑,而不仅仅是从利润的角度。

过去几个投资需要调整。其一是加大农水的投资;其二是调整精力只放在大江大河的发展战略,应该对沟塘渠道也要进行投资。过去这一块基本上是要让当地政府或者集体来投。我们知道粮食主产区往往也是财政穷区,根本没有资金来投,农村集体经济目前也基本上都没有了,更投不了。

其三是要改变目前粮食基地片面打井的战略。打井一方面是吃子孙饭,耗竭子孙的资源。更重要的是,目前不少传统的利用农民田间地头以及村庄的水渠塘等由于没有资金修理,已大部分淤平,这样在下雨时涝、小雨时旱,传统的循环给破坏了。

如果能够从上千亿的水利资金中拔出600亿专门用于粮食主产区的沟塘渠堰建设,既可以增加1000万的农民就业岗位,又可以进行“贮水于民”的工作,既能提供就业岗位,又能使国家未来粮食安全有了长久保障,也不致于屡屡抗旱了。

从水利建设每年1000多亿资金中拿出600亿来进行农村沟塘渠堰修改很重要。不能再把钱都投在大江大河的建设上来了,轮也该轮到对农民最关心,也对粮食安全最重要的农村村头的沟塘渠堰建设了,因为这么多年来,快三十多年来,他们几乎没有拿到国家水利建设的资金。这次的干旱也已经对水利部门的投资方向说不了,再不修,还会有更大的惩罚。不能再只盯着大工程大项目了,那些是面子工程,不解农民浇灌的渴。而农民的渴才是国家的渴,因为粮食安全一旦出点差别,真是吃不了要兜着走的。

60-70年代,在农闲时,大部分的农村劳动力都被动员起来修建沟塘渠堰,这些在农村村边周围的农田水利设施建设,为改革开放后我国的农业生产发展作出巨大的贡献。只可惜三十多年来我国一直在吃那时的老本,自从80年代分田到户以后,沟塘渠堰的修改维护就没有人来管了,国家的投资都被用于大江大河的治理,对农民最重要的沟塘渠堰却被忽视没人投资建设。所以这么多年下来,许多乡村的贮水设施都已被注淤平了,起不到贮水的作用了,一到夏天雨季,就发生涝灾,一到春夏交替的旱季就无水可用,发生旱灾。

这些农田水利设施对粮食安全作用很大,没有水可灌,尤其是在春夏交接正是小麦分孽时节,没有水就等于让小麦在身体成长的关键时间缺了营养,以后只能是个半残废了,减产甚至绝收都有可能。而农民通过引大江大河的水来浇灌又成本太高。所以在今年大旱时出现政府着急农民放弃的尴尬局面。农民自己是很会算帐的,一亩麦子,年成好时也就收入200-300元,现在干旱减产已成注定,而远处用水的浇灌成本一亩地要70-80元,算下来农民几乎没有什么钱可赚。所以干脆放弃浇灌算了。经济学有一个合并缪误:每一个个体的理性选择,汇合成一人整体结果就可怕了,成非理性的了。因为都不抗旱了,小麦真要是绝收了,国家的口粮安全就成大问题了。

为了彻底解决“少雨就旱,多雨就涝”的恶性局面,我强烈建议国家应该调整水利投资方向,最少应该把中央已放弃投入二十多年的农村沟塘渠堰给捡起来,拔出专门进行经费,让那些村庄的农民在农闲时进行修建贮水用水的沟塘渠堰。比如一个100人的村庄,给他2万元修改资金,以工代赈,让他们把自己村庄的贮水设施都修建好。这些资金投入可以用很多劳动力,因为这是为农民自己服务的,估计农民们都会很高兴,可以用少量的资金与更多的人力。比如每个农民一个月500元,一年下来6000元,600亿维修资金一年可提供1000万的就业岗位,既能让从事粮食生产的农民在农闲时不用再外出打工,也能够提高他们的收入,国家的粮食生产基础也有保障了。

(评论者郑风田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5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