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风田的博客

社会观察:揭示新闻背后的新闻,剖析问题背后的问题

 
 
 

日志

 
 
关于我

郑风田

公告: 本博客主要关注民生话题,还顺带介绍点国际万象.本人开放博客中所有文字的转载权(标“转”的除外)。任何人想转载我的文字,请各取所需。需要咨询的朋友请联系zft@sohu.com,zft2020@sina.com .,微信公众号:zhengfengtian, 微信号:zft2000 谢谢!--郑风田

网易考拉推荐

中粮:全能央企“狼”性扩张   

2009-08-30 13:01:23|  分类: 简历与媒体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粮:全能央企“狼”性扩张

来源:南方周末  2009-08-20 09:22:10  作者:苏永通 王存福  

 

中粮现在肯定是“最像企业的央企”之一。作为一家企业,它似乎只需要赚钱,再赚钱。

 

你或许还不完全熟稔“中粮”这个名字,但你吃的、喝的,可能都与它有关:长城葡萄酒、金帝巧克力、福临门食用油……还有大名鼎鼎的可口可乐。

 

这个粮油领域的央企,在悄然渗透日常生活每个角落的同时,它正试图将相关行业的上游和下游全线掌控,以构建“全产业链粮油食品企业”,让“中粮出品”的标签彻底铺满普通人的餐桌。

 

乳制品当然也在其列。中粮已经一口“喝”下蒙牛——这个乳业三巨头中惟一的民企,“国进民退”之争亦由此引发。

 

而在掌门人宁高宁眼中,未来国有企业的整合还将加速,且重点可能不在于所有制色彩,而在于是否“民族企业”。他和他领导下的中粮,正努力扮演民族企业捍卫者的角色。

 

中粮亦在这种企图中迅猛强大,2004年底,总资产为598亿元,而到了20089月底,总资产已达1403亿元。

 

宁的前任周明臣曾忧心于这个国企的“恐龙病”——规模庞大,效率低下,在他12年的市场化改造下,被赋予狼性特征的中粮在失去政策保护的同时,却开创了垄断国企市场化的道路。

 

大肆进军一般竞争性领域,既为中粮赢得赞誉,亦不乏诟病:支持者认为,中粮区别于中石油等政策性垄断央企,有较强的市场属性,参与激烈的市场竞争,是“新国企”最典型的代表——所谓“新国企”,是指适应市场化要求,通过改组改制,在企业内部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国有企业。而反对者则担忧,一般竞争性领域,是在垄断领域之外,一个巨无霸的进入,会压缩中小企业特别是民企生存的主要空间,破坏原来的“生态平衡”。

 

作为市场中的企业本能,它还进军地产、酒店等其他产业,并付诸于大手笔的行动。

 

中粮究竟意欲何为?

 

全能企业?

 

在食品安全的特殊背景下,央企中粮,更被赋予特殊的责任感。收购蒙牛被认为,可以最大程度实现“从农田到餐桌”的全覆盖,保证国人食品安全;但这也意味着,当它更为壮大之时,你别无选择地将把自己的健康权托付给它。

 

这个计划还被赋予超越经济的意义。6月份的中央党刊《求是》专门刊发了中粮集团党组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的文章,介绍其打造“全产业链粮油食品企业”的商业模式。

 

“全产业链”从操作角度而言,是“集团有限相关多元化,业务单元专业化”。中粮已经将原有的几十个业务单元缩编为9大板块:中粮粮油、中国粮油、中国食品、地产酒店、中国土畜、中粮屯河、中粮包装、中粮发展甚至金融。

 

每一个细分领域的专业化尤其被突出。《谁人不识宁高宁》的作者韦三水认为,“中粮纵向扩张的轨迹越来越明显”。

 

今年以来的一系列巨额投资,中粮正极力弥补薄弱环节,开拓并巩固疆土。在黑龙江绥化市,年加工30万吨水稻的工厂计划已经上马,这将使其大米产能扩大近一倍;以其饲料产业为基础,中粮将耗资177亿元建设生猪产业链;它还将投资20亿元,扩大其在新疆的林果业。内部人士还透露,中粮近几年更加紧收储物流节点的建设。

 

而大规模的并购,显然是扩张的又一捷径。

 

2005年,中粮入主“新疆屯河”,由此控制了环塔里木1000万亩林果基地和天山南北的果蔬基地,现在,它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番茄酱生产商;中粮进军生物能源行业,最关键是控股丰原集团——它是国内最大的生物化工制造企业,几乎从零起点迅速成为生物能源领域的领导者。

 

而鼓励重组整合,“争做行业前三”的政策,无疑助推了中粮帝国的恢弘形成。“中土畜”和“中谷”次第加入帝国战车,前者让中粮的产业延伸到土、畜、茶等领域,后者的内贸渠道与中粮的外贸渠道互补,正符合掌门人宁高宁对企业物流和市场网络终端全掌控的期待。

 

中粮正愈发长袖善舞,谁能阻挡它前进的步伐?年初,它重组了方便面品牌“五谷道场”;它还看上西部著名的“西凤酒”,不过由于地方政府的不配合,未能如愿。它收购“汇源”的传闻仍不绝于耳,后者是国内最大的果汁企业。去年,可口可乐收购汇源,但被中国反垄断机构驳回。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可口可乐 1979年重返中国,正是借道中粮,二者合资的企业中,中粮毫不客气地占了大头。

 

生死“红帽子”

 

央企的身份属性,并没有随着中粮的市场化而消失。舆论曾认为,去年以来饱受惊吓特别是曾面临恶意收购危机的蒙牛老板牛根生,看重的正是中粮“红帽子”的安全感。

 

实际上,与中石油等政策性垄断国企不同,“红帽子”并非一直牢靠地眷顾着中粮,甚至还带来生死危机。1988年,中国全面推行外贸承包经营责任制,中粮在粮油食品进出口方面的垄断地位被打破;而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最后一块主要粮食进出口特权也基本丧失。

 

它被迫放弃完全依赖特权的惯性,接受市场弱肉强食的丛林准则,1988年之后,中粮总公司不得已自断手足,与全国49个省市粮油食品分公司中的43个脱钩,12万员工仅剩一万多,好在其原有的渠道等优势,还是让它以“贸易皮包商”方式生存了下来。

 

1992年执掌中粮的周明臣,曾在五矿总公司日本办事处工作5年,曾目睹以贸易为主的日本大商社纷纷倒闭的惨状,认为中粮的出路在于贸易与实业相结合。

 

于是,把贸易向两头延伸,中粮开始实业化之路,成效是明显的,1994年,中粮首次进入“世界500强”,它的总资产近200亿元。

 

市场化的力量,亦赋予这个大型央企逐利的狼性本能。除了粮油和食品行业外,中粮先后涉足机电、建材、纺织等此前想都不敢想的行业,并进军酒店和房地产业,尽管后者在香港的业务,受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巨大冲击。但这未能抑制其多方投资的冲动。

 

国企的“恐龙病”又犯了。周明臣的对策是:更彻底的市场化。他请来麦肯锡,对企业进行重组、改制,除了粮油糖等政策性业务外的其他资产,均被注入在香港的两家上市公司。

 

不能否认,中粮是一个积极进取的国字号企业,它努力克服曾被人诟病的国企病,当它后来吞并了原同属国字头外贸央企的中谷和中土畜,更证明了这一点。

 

这个巨无霸已经兼具恐龙与土狼性格,在市场化力量的改造下,更日益凸显狼的侵略性,并且难以克制。“你们外人总觉得我们这些大国企只顾靠着政策性垄断吃饭,不知道我们这10年一刻也不停地改革,一直在跟大企业病斗,跟这个‘恐龙病’斗,否则我们根本活不到现在。”周明臣后来对媒体袒露自己的心声。

 

2004年卸任的周明臣完成了他的使命,中粮60%的利润已靠市场化业务支撑。

 

攘外还是安内?

 

但不可否认,曾经的政策优势,仍是中粮目前市场优势的重要基础。即便1988年,中粮垄断了四十多年的粮油和食品进出口权结束,大米、大豆、玉米和豆粕商品出口,以及粮油糖进口,仍指定其统一经营;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国家要求的三年粮食进口过渡期和四年食油进口过渡期,仍为其提供了政策保护和时间差。

 

即便今天,市场化攻城略地的前沿之外,它仍享有部分国家政策保底的坚实后方,它是玉米出口的两家企业之一,小麦进出口大部分也由它独家垄断(进口配额90%归中粮)。此外,它与中储粮是最主要的粮食收购商。

 

现在,至少就“安内”而言,巨无霸已经不太需要强调政策优势了——大多数农产品进出口已经放开,而它的江湖地位在先发优势下已经悄然稳固。今年2月初的国内大豆期货市场上,“中粮系”以一家空头单挑十家多头,在以往的战役中它多次获胜,展示其呼风唤雨的能力。

 

但作为央企,其被赋予的攘外功能仍未足够地游刃有余。去年以来愈发严重的“大豆沦陷”,中国粮食安全形势被空前强调。海关总署更是罕见地发出预警,指出外资企业在中国粮食领域的控制力正在加强。经常被引用的几个数字是:中国进口大豆资源80%被四大国际粮油巨头垄断,而以生产金龙鱼出名的外资益海尤甚。

 

央企中粮苦心培育的“福临门”食用油出世16年来,连年征战,仍然难以撼动外资“金龙鱼”的垄断地位。

 

从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攘外角度,在垄断问题上,中粮似乎比其他大型央企更理直气壮。但粮食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风田仍把中粮视作“垄断型排他企业”,并质疑其收购乳业属于不务正业。“从竞争的概念上来讲,中粮应该在国际上寻求市场,来解决中国的粮食问题。但是中粮现在把主要精力是放在国内了。”

 

中粮集团在天津建600万吨加工能力的粮油综合基地,被解释为与益海等国际巨头抗衡之举,但中国大豆产业协会专职副会长刘登高并不相信中粮真正支持国产大豆,而是为了对接进口大豆,以挤压民营大豆加工企业。中粮集团旗下的压榨企业,多使用进口大豆。

 

此外,无论是其前任周明臣钟情的金融业,还是宁高宁着力的地产业,均“与‘粮’无关”,北京西单最“潮”的大悦城,开发商就是中粮。

 

通过借壳深圳宝安区的“深宝恒”,中粮意在打造全国排名前列的房地产企业。宁高宁曾寄予厚望:几年内房地产资产规模将占到中粮的15%~20%。作为原区属企业,深宝恒储备了丰富的低价土地。拿地是地产商最关键的本领,而它天然地属于国企。

 

毫无疑问,从内部管理而言,中粮现在肯定是“最像企业的央企”之一。当它2001年冒着巨大风险,把80%的资产转移到香港的上市公司时,已经成为一匹脱缰的野马。作为一家企业,它似乎只需要赚钱,再赚钱。
  评论这张
 
阅读(85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